坏坏熊

【凌李|楼诚衍生】白斩鸡好好吃(下)

设定说明:

凌远,院长人设。

李熏然在鲜花案后,长期休养。利用自身搏击技能,在某健身房当搏击操课老师。每周带两次团课。锻炼身体也放松心情。

凌李已互通爱意,同居中。

没有看过原剧,一切认知皆来自于各位太太的文。

OOC见谅。



李熏然的搏击课一周只有两次,凌院长又是大忙人。最近各种手术、项目、饭局扎堆。竟也有一个多月没有去接过人了。

今天晚上意外取消了一个饭局,倒是空出时间来把手头的事提前结束了。看看日历,周五正好今天熏然晚上有课!这会儿应该还没下课呢。凌远迅速收拾了东西,开着车就直奔健身房,去媳妇儿回家喽!

到了健身房前台的时候,打李熏然的电话却是一直无人接听。只好问了前台小姑娘“那个,搏击课的老师李熏然走了吗?”

“在里面。”说着抬手指了指更衣室。凌远也是熟面孔了,大家也知道他就是来接人的。所以当他撩开帘子往更衣室里走的时候,也没人阻拦他。

李熏然的课是晚上的最后一节,这会儿更衣室里的人也基本上走光了。凌远一排一排衣柜的走过去,一直走到底都没有看到自家小孩儿。听到边上淋浴间里还有水声,应该是还在里面冲澡。

凌远穿着西装革履,踏在淋浴室的门口,有点尴尬。虽然淋浴室里都是一个一个关上门的独立玻璃格子,但是一不小心和一个哧申果体的陌生人打个照面的话,估计会被当成变太吧。

正当凌远歪着身子,试探的往里面看时,正好一个隔间的门打开了。凌远立即想收回目光,可马上认出来,这就是他家熏然呀。

可是!等等!为什么熏然出来的隔间里,还有个人!在那个不足2平米的小隔间里,还有个明显健壮的,寸头的,成年果Ti男人,还站在里面。

李熏然也没想到自己洸着身子推开门的时候,会看到一只穿戴整齐的凌远出现在他的不远处。

而这时候火上浇油的从隔间里传出一句让外面两个人都奔溃的话“kao!Lee!你也太香了吧!现在搞得我也一身牛奶味!”

凌远现在觉得简直就是五雷轰顶不知道路在何方!他愣了5秒钟,然后几乎是夺门而逃。

李熏然比他还多楞了3秒,才着急忙慌的赶紧打开自己的柜子,身上也顾不上擦干,抓起衣服就随便套了两件在身上,把所有东西都一股脑儿的扔进包里,狼狈的追出门去。

当李熏然一路追到停着的车边,拍着车窗,让凌远开门。钻上车子的李熏然,抓着凌远的手说“老凌,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凌远的手都在抖,他启动车子都试了两次,然后紧紧抓着方向盘,也没办法让自己的手平稳下来。

李熏然熄了火,“远哥,远哥!你现在不能开车,你现在太激动了。你……你别生气……”李熏然抓着凌远的胳膊,头发上的水一股股的滚落下来,砸在凌远的手背上。

凌远抬头看到李熏然还在滴水的头发,别说吹干了,似乎连擦都没有擦过。气不打一处来,刚想训他,是不是没听到他说过洗完澡要吹干头发!想到了“洗澡”这两个字……然后又被气得宇宙爆炸了第二次。

“你想要我怎么平静?!要不是我今天突然来接你,我怎么会知道,你哪里是只月兑洸了给我看啊!你都月兑洸了跟人家抱到一起去了!还在公共场所呢就亟不可待的挤到一起去了,你给人家看了,给人家摸了,是不是还给人家……”凌远突然就禁了声,死死的咬住最后一个字,他不敢,他怕,他不忍心说出那个字。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可怕的想法,但是那一幕在眼前的时候,混乱的大脑争先恐后的炸裂出无数的脑补画面,每个画面都能毁灭他爱,碾碎他的心。

李熏然吓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泪水迅速盈满了眼眶。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误会会这么残忍,让他遭受如此不堪的诽谤和揣测。

凌远推开他,下车,甩上车门,大步流星的走远。李熏然一路小跑的追上去。别看凌远平时不跑步不健身,但是这大长腿,认真迈起步子来,想要追上,连李熏然都要喘一喘的。

凌远听到靠近的脚步声,转过身,厉声斥道“不要跟着我!你爱跟谁跟谁去!”

健身房边上是个绿化园区,中间有个人工湖。凌远无意识的走到湖边,然后就开始绕着湖一圈一圈的走着。李熏然在5米开外的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

一直走了大概有1个小时,湖边夜跑的人都几乎没有了。这两个奇怪的男人还在绕着湖“健步走”。李熏然身上只套着一件卫衣,外套什么的全都在凌远的车里。湿淋淋的头发倒是早就被湖面的冷风给吹干了。一开始走的快,加上洗澡残留的热量,还不觉得冷。现在走的慢了下来,湖面吹来阵阵北风,裹着湿气,直往衣服里钻。

“啊啾!啊啾!啊……啾!”李熏然连打了三个喷嚏,终于耐不住打起了哆嗦。

幽暗的湖边,静谧无人,打个喷嚏都有回声。凌远穿着皮鞋走了这一个多小时,肉体疲惫了,精神也终于累了。脑袋里终于不再像打仗一样的血雨腥风了。这三个喷嚏才拉回了他的神智,他停下来,转身,看到一个缩着脖子,抱着手臂,两个手都蜷在袖子里的蔫头耷脑的李熏然撞在自己身上。

“嗯?远哥……你怎么停下来了……”

凌远听到李熏然说完还吸了一下鼻子,看到这人穿的这么单薄,还跟着自己发疯在冷风里走了这么久!立刻脱下自己的厚料子西装外套,包住这个瑟瑟发抖的小孩。

李熏然整个骨头都被冻透了,突然感觉到带着体温的织物,柔软的包裹住自己的身体,终于感觉到有一点要活过来了。

“叫你走!你干嘛不走!发什么疯啊!穿这么少在这里吹风!干嘛不穿外套!你这么不听话,今天晚上肯定得发烧!”

“……外套在你车子里……车钥匙在你身上……”

凌远也不知道这会儿该怪谁,只是一言不发的,加快步子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一上车立刻将暖风开到最大。回家的路上,李熏然一直在斟酌着什么时候开口解释。凌远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李熏然每次偷偷瞄他,都看不见任何回应。这倒像上次的情形一样,只不过两个人互换了。一样的一路沉默,一样的,上楼开门,却没有主动接过背包的手,和握住指尖的温暖。

凌远到家就径直走进书房,关上了门,在两人间砌起一堵冰冷的墙。

李熏然默默的关上门,塌着肩膀,拖着脚步,肚子里咕咕直叫。本来高强度的健身课之后,他就饿得很,今天等于又加练了一小时速走。饥寒交迫。还不算心理压力带来的损耗。

他挪到厨房,打开冰箱,没有发现任何即食的食物。那些蔬菜生肉干面,平时都是凌远烧好了端给他吃现成的。现在只有几罐夏天遗留下来的可乐还站在门上。这倒是开罐即食的。

可乐也是糖水,糖水就有热量。对于我现在的状况,又冷又渴又饿的人来说,一切卡路里都是好朋友吧。李熏然这样对自己说,然后拉开了一罐冰可乐,灌了几口。

李熏然知道凌远是个思虑多的人,一个人关在房间里,还不知道又要胡思乱想什么,一定要早一点跟他解释清楚。

于是李熏然放下可乐,走到书房门口,耳朵贴着门板听了听里面的动静。

这时候凌远正摊在椅子上,两眼空洞无神的望着空虚的一点。他感觉被全世界背叛了,被全世界抛弃了,他的全世界都倒塌了。对的,李熏然就是他的全世界。

自然,隔墙偷听的人,是无法听到一个仿佛抽去生气的人的任何动静的。李熏然轻轻的敲了两下门,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条缝,朝里面张望了一眼。

然后就看到了一幅,凌·生无可恋·远.jpg

“远哥,你现在能听我解释了吗?”

凌·生无可恋·远.jpg

李熏然看凌远虽然没有反应,但是至少没有再赶他走。就接着说下去,“今天我冲完澡,准备走的时候,Beef叫我,说他的沐浴露用完了,想借我的用。”

“我本来在门口递给他就行的,但是他正在冲脸上的泡沫,没法接手,我就开门进去,把沐浴露放到了里面的置物架上去。”

“真的就那几秒钟的事!谁知道那么巧……我出来的时候,正好被你看到了。”

“啊!他后来不还抱怨说我的沐浴露太香了嘛!……说弄得他也一身奶味……”

李熏然看凌远一直保持着生无可恋的样子没有变过,就自己一股脑儿的说完了。

“我说完了……就是这样……根本没有什么事儿……”李熏然没等到凌远的反应,自己做了个总结。

又等了一会,凌远终于抬了抬眼睛,叹了一口气。“他是故意的……”

李熏然觉得凌远真的是在无理取闹了,他都要站不动了,等凌远的话等的他都要睡着了。胃里的可乐似乎还在冒泡泡,咕噜咕噜的,好像脑子里也在翻滚,昏昏沉沉的,血管突突的跳,涨得脑门疼。

“……他就是故意在接近你,炫耀自己的身材!他……他还嘲笑我是……白斩鸡……”

凌远最后犹犹豫豫的终于说出这个让他生气又有点自卑的词时,李熏然轰的倒在了地上。

“熏然!熏然!然然!你怎么了!”凌远一个箭步绕过桌子,从地摊上捞起李熏然,一探额头,果然滚烫滚烫的。

“嗯……白…白斩鸡……好好吃……”都开始说胡话了!

凌远抱起李熏然,剥了衣服裤子,塞进被窝里,打开空调。又去厨房烧了开水。想起来这都大半夜了,熏然还没吃东西呢,肯定是饿了啊!又开始起火煮粥,切了姜丝丢进去一起煮。

煮好粥,叫醒李熏然喝了大半碗,又用温毛巾擦了脸,擦了手脚。凌远一直忙活到后半夜才躺上床,抱着李熏然一起睡。

一直到天亮,李熏然都睡不安稳,一会扑腾着手脚,喊着“不要赶我走”。一会呜呜咽咽的“我没有……我没有”。凌远又心疼又自责。终于李熏然额头的温度渐渐降下去之后,睡的也踏实了。一直到中午才醒。

李熏然是被饿醒的。凌远隔着被子都听到了他的肚子在唱空城计。

“醒了就起来吧~我煮了粥给你温着呢,起来先喝一碗。等会我去菜场买菜,今天想吃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吃白斩鸡。好像是做梦梦到了?”

凌远的身体一僵,不知道昨天晚上他说的话,李熏然到底听见没有。

“白斩鸡又嫩又滑,有营养又好消化,不油腻也不重口,我可以吃吧?我已经好了,不难受了!”李熏然以为凌远又会说这是垃圾食品或者不健康,不让他吃,或是说他生病没有好,今天不能吃。他又特意补充了一句,“我特别喜欢白斩鸡!”

“原来白斩鸡这么好,我之前都还不知道呢。”凌远拍了一下手下的*屁()股),“我等会就买白斩鸡回来给你吃。”

哼~白斩鸡就白斩鸡~我们熏然就喜欢白斩鸡!老牛肉!又黑又硬的熏然还看不上呢!

李熏然不知道为什么凌远突然心情这么好,不光答应可以开荤,而且整个脸都笑眯眯的。果然还是我的老凌最疼我了!抱紧!

 

 

END

 

 

后记

“你以后别再健身房冲澡了,回来洗吧。”

“为什么!我一节课下来出很多汗诶!到家都馊了!”

“你说过的,只给我一个人看chi果果,14补挂的。不许给别人看!”

“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不可以的啊!法西斯啊!”

“我也是男人,所以不能让别的男人看。”

“那你是不是以后还要管我不能在外面上厕所了!”

“你明明可以回家洗的,为什么一定要在外面月兑洸洸,给那么多人看!”

“你!你不讲道理!呜呜呜呜呜!谁要给别人看啦!我就下了课在浴室冲个澡!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呜呜呜呜呜!你!你上次也是这样!为什么要把我说的好像这么……下jian”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说你下……下……我没有……”一把抱住~抱紧~

“你就是这个意思。你满脑子都是什么乌七八糟的……”捶打胸口~捶捶捶~

“那……那你洗吧……你注意保护好自己。”

“什么叫保护好自己啊!我是黄花大闺女吗!”

“不是黄花大闺女,你是我媳妇儿啊”

小拳拳捶胸口~捶捶捶~太讨厌了~大坏蛋~

 

 

 

又后记

“熏然,等会我回来带点熟菜回来,你想吃点什么?买半只白斩鸡还是切点老牛肉?”

“都行。”

“不能都行,必须选一个!”

“嗯……那白斩鸡吧,牛肉塞牙。”

“嘿嘿,好嘞~”

 

 

ENDDD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