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熊

【荣霖】转角遇见·大尾巴狼4

{就是想写个情敌梗喂自己。沉迷楼诚一年多了。终于忍不住自己动手了。除了伪装者,并没有看过其他。一切信息都来自于楼诚衍生的各种文。OOC是肯定的。还望大家见谅。}

*人物设定*

许一霖:艺术学院大三学生,主修“传统戏曲演绎”(瞎掰)。学校cosplay社团一哥。和荣石自由恋爱,同居中。住在荣石的高档小区的房子里。

荣石:38岁成功年轻企业家。奈何富二代还又聪明又努力,所以年纪轻轻就霸道总裁。(怎么赶脚和老谭有点串)

秦迪=情敌哈哈哈好明显!


终于第二次修罗场结束。还有最后一轮,这个脑洞就可以填上了。


一下正文:

演员准备退场的时候,荣石朝许一霖举了举手里的餐盒,又指了指后台的方向。许一霖立刻就明白了,荣石让他快去后台准备吃好吃的呢。他本来就站在台侧,一转身,赶在大部队撤退之前就一路小跑,来到休息区。这一进休息区的大房间,他就愣住了,这谁啊!怎么又是那个叫秦迪的。只见秦迪手里捧着束花,正朝他笑。他顿时觉得不好了,荣石可和他不对付,等下两人在这里闹起来就丢人了。赶紧拉着秦迪拐进了边上的消防通道。秦迪这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被人拽着袖子进了安静又昏暗的楼道,还有点小兴奋,这许一霖还挺主动的嘛,这就单独说悄悄话了。

“你怎么来了!”许一霖急吼吼的问他。

“来给你捧场啊,上次不就说了嘛。喏,庆祝你演出圆满成功!”说着把手里的花往许一霖的怀里递。

许一霖压根就忘了这茬,他这么一说,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出。当时他也就没放心上,这会儿看着递过来的花,觉着,这人可能是对他有点意思。还真被荣石说中了。这可更得赶紧把人赶走了,不然被荣石看见了,可就说不清了。

秦迪看许一霖也不接花,皱着眉出神,就有点尴尬了。

“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很地道的潮汕粥,等会请你去吃宵夜吧。”

“等会我还要和大家清理道具,今天不到半夜结束不了。这会也忙得很,不能和你聊了,你先走吧。”许一霖侧身就想走。秦迪这一下子满满的期望一下落空,还想再争取一下。抬手就拉住许一霖的手臂想挽留他。

彭!安全门突然被大力的推开。两人都吓了一跳,抬头看去。

荣石看着许一霖从台上退了下去,才抬脚往后台走。这才出了侧门,他就晕了。通往后台休息区的窄窄的通道,这会儿挤满了退场的演员,撤道具的学生,观演的家长,协调现场的老师……他只能随着人流慢慢的往前挪。还得护着胸前的餐盒,别把南瓜饼挤扁了。等好不容易挪到了休息间,环顾一圈,哪有自家小孩儿的身影呀。转身想往别处再找找,迎面来了队扛着摄像机的人嚷嚷着主演在哪儿呢,要做采访。荣石只能靠边站,退到消防通道的门口,侧着身子让这队人乌泱泱的过去。余光中看到楼道里有两个人影,偏过头看了一眼。怎么好像是小孩儿呀。正看到小孩儿对面那个人拉着他不让走。

咣!安全门自己重重的砸在门框上,关上了。

“一霖,你怎么躲在这儿,让我好找。”荣石一手拢住许一霖的肩膀,抬眼看上秦迪的脸。

“秦先生,强人所难可不是明智之举。”

秦迪也是社会上摸爬滚打了7,8年的人,怎么听不出这波澜不惊的话语下浓浓的威压。不过想想,就是未来的大舅子嘛,也没必要犯怵。

“嘿,这不是知道您弟弟今天有演出嘛,我特意赶来捧场,这不我还打算献花呢……”

“我看秦先生是有误会。虽然一霖叫我一声哥,但是他并不是我弟弟。”

秦迪还在脑子里盘着这句话,怎么这么绕呢。就只看对方低头吻上了许一霖的嘴巴。

许一霖从荣石推门进来就处于一脸懵的状态。脑子里就剩下弹幕嗖嗖的“姓秦的,你赶快走赶快走!没看到我哥来啦!别在这找抽了,快走快走!还在罗里吧嗦什么东西啊!哎呀哥!哥!你别理他,别理他,我们走吧,别管他了,我们快走快走!……”这脑袋里的小剧场还没演完,突然就感觉眼前一暗,呼吸一窒。荣石的大脸就在眼前,他的双唇正封住自己的嘴巴,还强硬的用舌头撬开他的牙关,用力吸吮着自己嘴里的津液。顿时他觉得头晕目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被吸得头皮发麻。尝到嘴里渡过来淡淡的酒香,感觉自己仿佛就要醉了,腿脚都站不住。荣石在许一霖就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松开了他,左手改揽在许一霖的腰间,把轻喘着的小孩儿紧紧的搂在怀里。然后目光淡淡的回看秦迪说“秦先生,现在明白我和一霖是什么关系了么。”

秦迪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后槽牙咬了又咬,拳头攥了又攥,也吐不出一句话。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怎么大舅子就变情敌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应对。只是强装气势的哼了一声,转身甩门走了。

安全通道里终于又恢复了安静。许一霖还没从刚刚的一系列变故里缓过神来。而荣石呢,还憋着一肚子火呢,怎么敌人就掉头走了,反而气鼓鼓的无处发泄。两人谁也没说话,就呆站在昏暗里。

荣石先反应过来,想着本来小孩儿高高兴兴的,还准备了点心给他吃,这会儿搞的这么扫兴,算是什么事儿啊。

“我给你带了你爱吃的南瓜饼,走吧,我们进去吃。”于是推着小孩儿来到休息室,找了个角落的桌子打开餐盒,把竹筷塞进许一霖的手里。

许一霖看着盒子里的南瓜饼。本应该金灿灿,圆鼓鼓的小甜饼,这会儿颜色暗暗的,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都瘪了进去。就像现在对面的荣石一样。刚刚在台上看他还眉眼开花的朝着自己笑盈盈的,这会儿低着头,双手插兜的站在边上,用脚无意识的在踢着地上的什么东西。许一霖咬了一口南瓜饼,已经冷了,有点硬,用力的嚼着。

荣石心里膈应,用脚尖一直去铲地上粘着的一块口香糖。那人怎么就像这口香糖一样,又黑又丑,还粘!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按理说,敌人给赶跑了,他宣示了主权,应该高兴才对。但还是觉得自己的宝贝被别人觊觎,心里郁闷。嘴上就嘟囔出来“他怎么知道你今天演出的,真是阴魂不散。”

许一霖听见了,咽下一口还没嚼烂的糯米团子,轻声说“之前有次在路上遇到他,他说要送我张舞台剧的票,我一看,是这出。就没要,说我就参加这个演出……我当时就随口一说,没想到他真的会来。”许一霖说到一半,抬头看看荣石,怕他生气是自己告诉秦迪的,赶紧又解释了一句。

听到小孩儿说居然私下里还和那个小白脸见过面,荣石心里更是打翻了醋坛子。小孩儿也没跟他提起过这事儿,自己完全就是蒙在鼓里。在舞台上像颗星星一样闪光的人儿,自己才只看到了个尾巴,倒让别人看了个全乎。又嫉妒又后悔,怎么干脆今天没有推掉应酬,好好来看小孩儿的演出。

“咚”的一声,荣石终于是把地上的那块口香糖给铲了下来,然后一个失力,踢到了前面的桌腿上。

许一霖筷子上正夹着的半块南瓜饼也应声掉到了桌子上。荣石一抬头,对上了许一霖带着委屈和询问的眼睛,顿时心里也软了一片。唉,自己的小孩儿还是要保护好,可别让外面的大尾巴狼给拐跑了。

他低头看了看餐盒,一共带了4块南瓜饼,盒子里还剩3块。这可不像小孩儿平时的风格啊!平时哪次看见南瓜饼不是风卷残云,就怕他噎着了,今天怎么都没动静哪。想了想,摸了摸餐盒的底,果然一片冰凉。

“都凉透了还吃。这冷的油炸糯米团子,吃了也不怕晚上回去肚子疼!”说着收走许一霖手上的筷子,连袋子带餐盒直接丢进墙角的垃圾桶。

“走,带你出去吃热的。”

许一霖看荣石终于说话了,应该不生气了,也就跟在他身后,借着人群的遮掩,用手指偷偷勾了勾荣石的掌心,被荣石一把握住,紧紧的抓在手里。

等两人终于回到家,洗漱完毕,躺到床上已经快半夜了。荣石把许一霖圈在怀里,用力的吸了吸小孩儿头发上的香味。用气音说“一霖,我真想每时每刻都陪在你的身边,不错过你的每一分钟。你这么好,就怕一不小心就被别人偷走了。”

许一霖抬头,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看进荣石的眸子里,轻轻的说“谁也偷不走我,我可被你上了锁呢,这辈子都锁在一起了。”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荣石拍了一下小孩儿的翘屁股“你答应我,以后不许再和那个姓秦的见面。如果他再来缠着你,就告诉我,知道吗?”

 “知道啦,知道啦。”许一霖亲了亲荣石的嘴角,安慰他患得患失的爱人。

荣石感觉嘴上被香香软软的叮了一下,心里更是像被羽毛给撩了,立刻追着刚刚撩人的小嘴唇深深的吻了上去……


TBC


作为肉文爱好者,一直都是吃肉,没有自己产过肉。所以也怕因为看的多,一写出来,避免不了和各位前辈们的太雷同。所以就先拉灯吧。就让这篇文做一个纯纯的狗血剧吧。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