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熊

【荣霖】转角遇见·大尾巴狼5

{就是想写个情敌梗喂自己。沉迷楼诚一年多了。终于忍不住自己动手了。除了伪装者,并没有看过其他。一切信息都来自于楼诚衍生的各种文。OOC是肯定的。还望大家见谅。}

*人物设定*

许一霖:艺术学院大三学生,主修“传统戏曲演绎”(瞎掰)。学校cosplay社团一哥。和荣石自由恋爱,同居中。住在荣石的高档小区的房子里。

荣石:38岁成功年轻企业家。奈何富二代还又聪明又努力,所以年纪轻轻就霸道总裁。(怎么赶脚和老谭有点串)

秦迪=情敌哈哈哈好明显!


所有专业方面的问题,都是我瞎掰的。不要当真。争取还有一更就完结。


以下正文:

过了暑假,许一霖就大四了。没想到一开学,就忙着要准备毕业演出。各种开题,各种审。所有编排,服装道具,都得亲力亲为,忙的不可开交。许一霖想做一场改良版的《桃花扇》,古代戏曲融合现代元素。但是翻遍了学校库房的演出服,就是没有满意的。想到上次客串学长的舞台剧好评如潮,一部分原因正是学长找了一家服装厂,定制了所有的演出服,针对剧情对服装做了再设计,制作精良,整个一赏心悦目。

自从上次在人民剧场和许一霖荣石闹了那么一出之后。秦迪也是觉得灰头土脸的没意思。想着这么玲珑的小情人到底是名草有主,有点丧气。不过因着送票子的供应商当时算是送到了点子上,热络了一阵,倒也合作愉快。这不这次饭局上又遇到了,倒聊起那台舞台剧来。没想到对方倒是大倒苦水。

“那些小屁孩的钱真是不好赚。钱嘛没多少,要求一大堆。那些个戏服本来就麻烦,还动不动要看看半成品,提要求再改。折腾的很。”

“难得一次,也就当支持青年演员了嘛。”

“哎哟,被缠了一次还赖上了!前两天又有个他的学弟来联系我,说想在我这做戏服。说又是毕业演出。真是赶紧回头掉,这种钱还不如不要赚,还得赔人工进去!”

“哦?这次联系你的学生叫什么?”许一霖现在应该大四了吧,秦迪突然就有一种预感。

“一个姓许的小男生,讲话倒是客客气气的,客气又不能当饭吃。还是太嫩。”

“年轻人嘛,总得历练历练,都不给机会,还怎么成长。要不你把他联系方式给我。我就当行行善了。”

秦迪这次倒是不敢冒进了,还是得放长线钓大鱼。把资料一并给了市场部,让底下人去联系,就说找了个学校做校企联合计划。赞助他们做演出,只收点服装料子钱。

荣石下班特意去黄河路弯了一趟,打包了一份许一霖爱吃的佳佳汤包。一开门,就看到小孩儿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平躺在沙发上发呆。把汤包放在餐桌上,洗了手,脱了外套,坐在沙发一头,把小孩儿的头捧起来,放在自己腿上,让他枕着,然后开口问“这是怎么了,被导师打击了?”

“唉——本来以为找了学长的路子,摸到了捷径呢。结果人服装厂根本不愿意接我的单子。我好话说尽,还被他一顿数落。”

“有困难找老公啊。我虽然不做服装这块儿,但总是认识些人的嘛。我帮你联系个厂家?起码我可以给你投钱呀,预算多了,也好办事嘛。”荣石顺顺小孩儿的头发,又捏捏软软的耳垂,手就不老实的开始往领子里钻。

许一霖也由他作怪,抱着他的手臂,用脸蹭蹭就像求安慰的小奶猫“让我再试试,能不能找到别的厂家愿意做的。我还是想自己搞定。你大手一挥的就帮我解决了,感觉像作弊。”

许一霖拿起手机看了看收到的消息。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举着手机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天无绝人之路嘛!刚刚有个依秀服装的负责人给我发了消息,说他们公司在找校企合作对象。想帮我做这个单子!只要做演出宣传的时候,给他们打上logo做做宣传就好啦!价格什么的都可以优惠!”说着举着手机呼到荣石面前给他看。

荣石这哪看得清啊,只能拍了一把小孩儿的屁股说“是是是,我们家一霖最厉害!”

“你是不是买佳佳汤包了!你一进来我就闻着味儿了!”

荣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孩儿哒哒哒的跑到餐桌面前,一屁股坐下,开始大快朵颐。搓了搓手指,掌心还留着刚刚细滑皮肤的余温。有点惋惜,明明刚刚还可以温存一刻的,就这么被打断了。

接下来这一个月,许一霖忙的是脚不沾地。要准备开题报告,导师还要先看一段他的戏曲小片才能过审。许一霖想着能先做出来几个主角的戏服,到时候给导师展示的时候,效果也好些。他是白天泡在图书馆资料室,还要和服装厂的打板师傅联系戏服的事儿,晚上再凑齐了同学一起在练功房排练曲目。常常是家回的倒比荣石这个当总裁的还要晚。荣石看着每天回家倒头就睡的小爱人,想讨个亲热,还被睡迷糊的人推开,抱怨着好累。也只能默默收起旖旎心思,轻轻在额头上印个晚安吻。

这天周五,快到傍晚的时候,依秀的人打电话来说,几件主角的衣服已经赶出来了,让人去试试样子,看还需不需要再调调尺寸。许一霖立刻联系了几个同学,奔着地址去了。

“秦总,S艺的那几个学生来了,要叫他们上来吗?”

“不用了,直接让他们去楼下的样衣间吧。”秦迪接下许一霖的这个单子后,就想着等把这个背后的好人做成了再现身,这样人家也推拒不了了。

过了半个钟头,秦迪径自踱到样衣间的外面,透过玻璃墙果然看到几个学生模样的人,围着一个换上了嫩青长衫的青年,叽叽喳喳的。这长衫玉立,水袖翻飞,窄腰盈盈一握。嫩青的颜色衬的青年皮肤更是白皙无暇。低眉含笑之间,眼波流转,顾盼生情。秦迪正是看的楞了神,这不是许一霖是谁?本已经有些淡减下去的心思,现在又蓬勃发展起来。这时候要不是市场部的经理,过来找他说话,他怕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秦总,这帮学生说,今天试的这几件衣服要带走,过几天再还回来。”

“本来就给他们定做的,他们要有用,拿回去几天,也不碍事。”

“可是这……尾款还没付,流程上不好走啊。没有过先把衣服拿走了的啊。”

“没事,就按他们说的办吧。衣服的出库单直接给我签。对了,你去边上府前楼定个桌。好歹人家也是客户,虽然单子小,但以后也能帮我们打个广告做宣传。请他们吃个晚饭。”

市场部经理心里计较,几个穷学生,麻烦得很,老板倒是给面子,还要请个饭。虽然平时但凡有合作的客户,只要来公司一趟,总少不了包餐酒水。可这单子本来就不赚钱,自己也从来没想过要给他们订桌头。

一群学生听说公司请吃晚饭,高兴得很。衣服也能带回去,各个兴高采烈的。许一霖也就微信上给荣石留了个言,说这边服装公司取了衣服,留着吃晚饭,就和同学一起吃了饭再回去。

荣石正好公司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回了个好。想想,又打了个电话过去。

“你们在哪吃饭呢?完了我去接你?”

“在91广场这边,叫府前楼。就在伊秀服装边上,等下我发给你。”

挂了电话,许一霖就发了条微信过去,说就在临颍路和河口路的交叉口。边上写字楼上还有个“依秀服装”的大招牌。就在隔壁的府前楼里吃饭。

荣石看着这“依秀服装”就感觉有点眼熟,但也想不起在哪里看过,也没有细琢磨。小孩儿是有处吃饭了,自己又落了个单,干脆抓紧把事情都处理个干净,明天周末争取能和小孩儿一起好好休息休息。当荣石回复完最后一封邮件,捏捏鼻梁,看到都已经8点了。收拾收拾东西,按着小孩儿发来的地址,就往府前楼去接人了。


TBC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