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熊

【荣霖】转角遇见·大尾巴狼6

{就是想写个情敌梗喂自己。沉迷楼诚一年多了。终于忍不住自己动手了。除了伪装者,并没有看过其他。一切信息都来自于楼诚衍生的各种文。OOC是肯定的。还望大家见谅。}

*人物设定*

许一霖:艺术学院大三学生,主修“传统戏曲演绎”(瞎掰)。学校cosplay社团一哥。和荣石自由恋爱,同居中。住在荣石的高档小区的房子里。

荣石:38岁成功年轻企业家。奈何富二代还又聪明又努力,所以年纪轻轻就霸道总裁。(怎么赶脚和老谭有点串)

秦迪=情敌哈哈哈好明显!

还是没写完,再下一更肯定完结!👈希望这不是一个Flag

以下正文:
一路还算畅通,来到路口,老远就看见对面的写字楼上竖着个“依秀服装”的广告牌。这彩色的大字配着logo一组合。荣石突然就想起来在哪里看见过了!这不就是那时候秦迪名片上的公司logo吗!登时心里就觉得不好。肯定这小子又要搞事。

这心里揣了事儿,荣石就没了耐心,恨不得现在就飞过去看看情况。下车,进门,盘算着这次要是再逮着这小子,可不能像上次那样轻易放了他。

一楼大厅果然看到一桌年轻人,其中还有几个脸熟的,想必就是一霖的同学了。来到桌边却没看到许一霖。一个眼尖的学生认识荣石,只知道是许一霖的哥哥,常来学校接他。就开口道“你来找许一霖啊?他在楼上,他们公司的老板找他谈事情呢。”

荣石点头道了个谢,就往二楼走。二楼比一楼安静许多,人也很少。是一些半封闭的小包厢。用布幔屏风围起三面,倒有些清幽的格调。荣石一间间的走过,留意着找人。又想赶快看见小孩儿,又怕见到不想看到的画面。
果然在靠拐角的一间看到许一霖和秦迪两人坐在里面。

一看这情形,荣石三两步冲进去,抓着秦迪的领子,把人拎起来,朝着脸上就是一拳!秦迪被打的措手不及,还没看清来人,鼻子上又挨了一下。许一霖这可吓坏了,就看到一个人影闪进来,直冲秦迪就拳脚招呼。看清是荣石后,赶紧起身去劝架“别打了别打啦!”

秦迪没个防备,被压制住,也没还手的余地。耳边听见骂骂咧咧“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揍你一顿你当我荣石是吃素的!”一边推推搡搡的被挤到墙边。

秦迪着急想自卫,两手四处乱摸,就抓到了边上准备台上的玻璃杯子。

许一霖看荣石杀红了眼的样子,上去拉人。被荣石一眼瞪过来“你一边去!”

秦迪趁着荣石分神的瞬间,抡起玻璃杯就往荣石头上砸。

许一霖正面对着秦迪,看见他抬手的一刹那,一把护住荣石的头,电光火石之间,咔铛一声,随后是碎玻璃渣子悉数落地。许一霖硬是用手臂帮荣石挡住了这一下!

顿时荣石更像发狂的狮子,怒吼一声“MD!”一脚踹在秦迪的大腿上。秦迪被踹倒在地,眼看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许一霖从后面拦腰抱住荣石“哥!哥!别打了别打了!”

荣石用力扯开许一霖的手,想今天不打死他我跟他没完!

许一霖是用了好大的劲紧紧抱着荣石,荣石一拉还没拉开,手下一滑。再低头看,面前这条手臂鲜血淋淋,在他的衬衫上也蹭出一大片血污!

“一霖!”荣石大叫一声,嗓子都变了调,“一霖!你怎么了!你受伤了!”

玻璃杯刚砸下来的时候,一霖觉着一记闷痛。一看秦迪被踹出几步远。荣石要是再扑过去一顿拳头,今天非得出事不可。哪还顾得上疼,说什么也不能让荣石再打了。

这时候荣石叫他,他才发现自己流血了。被玻璃划破的口子,因为刚才的挣扎变得惨不忍睹,更加可怖。

这时候一楼的学生和依秀的人听到打斗声都赶了上来,包厢门口还围了几个看热闹的食客。饭店的保安也急急忙忙的跑来。

依秀的人看到老板被打得嘴角泛青,挂着鼻血,正扶着墙站起来。赶忙跑过去搀着。嘴里喊着“怎么打人啊!报警报警!”

秦迪被打得不轻,但也看见许一霖那血糊糊的胳膊,吓了一跳。知道这是自己砸的。报了警也讨不着好。于是摆摆手,示意下属算了。

许一霖的同学倒是呼啦啦一圈围着他,问他疼不疼。

荣石黑着脸,从许一霖腋下穿过胳膊,连托带架的快步往外走,留下一句“我带他去医院。”

赶到急诊室,坐在凳子上,许一霖手臂往医生面前的操作台一搁,看着医生准备着酒精,镊子,剪刀,钳子……开始害怕了。

“哥~我不疼了,没事,我们回家自己擦擦就行了……”

荣石哪里不知道自己的小孩儿怕疼,最不愿意来医院。可是刚才医生说了,可能有玻璃渣残留在伤口里,必须仔细清理创面。确保没有碎屑遗留。如果伤口深还要缝针。

荣石只能把小孩儿的头按进自己的胸口,一手固定住他的手臂,一手轻抚他的背,轻声哄着

“别怕,忍一忍就过去了,”荣石拉起许一霖的另一只手环住自己的腰,“抱紧我,疼的话就掐我。”

荣石也根本不敢看医生的动作,那道鲜红的伤口就像在他的心上撕裂了一道口子,他也疼得喘不过气来。

荣石低头认真的看着小孩儿的发旋,但还是无法忽略余光中医生的一举一动。小孩儿在他的怀里疼得直抽气,手攥着他的衣服拼命扯。医生一动,小孩儿就一抖,嗓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荣石觉得领子已经被拉的卡住了他的脖子,他呼吸困难,而听着小孩儿每一声压抑的呻吟,他觉得自己真的要窒息了!

好像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医生终于对两人说,“好了,去拿了药就可以走了。吃两天消炎药防止伤口发炎。三天伤口不要碰水。伤口完全好之前,每次洗完澡沾了水,记得涂药水消毒。”

一坐一站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荣石开车回去的一路都没有说话,他一边还在为许一霖的受伤后怕,一边又无法从震怒中自拔。许一霖和秦迪两人独处对坐的画面和许一霖千钧一发保护他,挡住迎头一击的画面,轮流在脑子里闪现,逼得他心乱如麻。以至于好几次差点闯了红灯。

许一霖在一次又一次的急刹车中也感受到了荣石跌宕不平的心情,默默地也不敢开口。

回到家里,到底身心还是放松了一节。荣石也感觉到,还没吃晚饭的肚子饿的是前胸贴后背了。转身去厨房煮了两碗简单的面。

许一霖回家后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看到微信居然有几百条未读信息!点开一看原来是之前为了方便沟通,把依秀和同学一起拉的一个群里炸了锅。他从第一条开始往下刷。

先是依秀的人发难,说许一霖带了黑社会来把他们老板打了,他们要追究法律责任。

同学们一边倒都帮着许一霖说话,说一霖也受伤去医院了,肯定是你们老板仗势欺人,一霖的哥哥才会出手反击的。

依秀又说他们好心赞助结果狗咬吕洞宾,S艺的学生恩将仇报,他们要告到学校去,让他们都吃处分。

两拨人吵的不可开交。一边又有几个同学单独拉了个小群,在讨论依秀会不会真的捅到教务处去,会不会影响大家的毕业。

许一霖看的是胆战心惊,本就害怕闹事的他,这回倒是变成了风暴的中心,好几个同学都留言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依秀老板先动的手?

许一霖本来就觉得荣石今天太冲动,大打出手让他担心受怕。现在看到因为这件事还可能影响到大家的学业和名誉,更是埋怨起荣石的暴力鲁莽,害人害己。

荣石端了两碗面出来,摆好筷子。叫了两声一霖都没反应。叫第三声的时候明显提高了嗓音,面露不快了“一霖!我叫你没听见吗!”

许一霖这才抬起头来,看到荣石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也没好脸色“我这里还有点事,等会”说完又低着头摆弄手机了。

荣石顿时火就冒起来了“怎嘛!出去和别的男人吃饭就屁颠屁颠的,我叫你吃个饭,三请四邀的还请不动你了!”说着推了一把椅子。凳腿在地上蹭出好大的响声。

许一霖也憋着一肚子气“你今天吃炸药啦!在外面还没打够,回来还发什么疯啊!莫名其妙!”

“我莫名其妙?!我在公司加班加点,你在外面和小白脸吃饭!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你不会再和那个小白脸见面的!”荣石气的扯着嗓子吼。

许一霖也不知道这公司的老板是秦迪,直到今天老板说要见他,他才发现,坐在包厢里等他人居然又是这个姓秦的。但是毕竟人家出钱出力给做了戏服,他也不好意思这会儿尥蹶子走人。就勉勉强强坐下和秦迪说了几句。现在荣石这么问他,他又有点底气不足“我也不知道这公司是他的呀,我也是刚才知道。”

荣石看许一霖犹豫了片刻才开口,心中已经凉了半截,看着对面的小孩儿低着头,也不看他,想是真的被说中了什么吧,于是冷笑一声,“哼,刚才知道?我看要不是今天被我撞见,你还一直瞒着我吧。我说呢,之前我要帮你联系厂家,你还偏要自己找。你这是找厂子哪还是外头找人哪。你说你这两个月,成天人影也不见,饭也不回来吃了,电话也总接不到,晚上回来也不让我碰了!你这是早就跟那个小白脸勾搭上了吧!”

听到这里许一霖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吧嗒吧嗒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滚。

“荣石!你……”一张口,许一霖才发现自己嗓子哑的不像话,喉咙紧的发不出声来,肩膀一抖一抖的控制不住的耸动。只能赶紧咬住嘴唇,害怕下一秒,再也吐不出一个字的嘴里,会倾泻出毫无尊严的大哭。

荣石听到许一霖这一声饱含着愤怒,悲伤,屈辱,失望的呵斥,如梦初醒!自己刚刚这是在干嘛!

许一霖是一秒钟都呆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就要喘不上气了。冲出客厅,砰的一声关上了客房的门。


TBC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