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熊

【荣霖】转角遇见·大尾巴狼7

{就是想写个情敌梗喂自己。沉迷楼诚一年多了。终于忍不住自己动手了。除了伪装者,并没有看过其他。一切信息都来自于楼诚衍生的各种文。OOC是肯定的。还望大家见谅。}

*人物设定*

许一霖:艺术学院大三学生,主修“传统戏曲演绎”(瞎掰)。学校cosplay社团一哥。和荣石自由恋爱,同居中。住在荣石的高档小区的房子里。

荣石:38岁成功年轻企业家。奈何富二代还又聪明又努力,所以年纪轻轻就霸道总裁。(怎么赶脚和老谭有点串)

秦迪=情敌哈哈哈好明显!


结尾越写越长!后篇已在路上,下一章一定完结撒花!


一下正文:

这间客房,是当年专门给许一霖准备的。当时常常需要熬夜写论文和上网查资料的许一霖决定搬出学校宿舍,在外面租一间房子。那时候他和荣石才刚在一起几个月,还停留在拉个小手,亲个小嘴儿的阶段。荣石让他直接住到他的房子里去。许一霖一开始是拒绝的。但单纯的许一霖怎么扭的过荣石这个老狐狸呢。荣石特意把客房布置一新,借着邀请小孩儿来家里吃饭的时候,又安利起和自己一起住的好处来。

“你看,反正你出去租房子,也要和别人合租,你也没打算一个人租一整套。你和一个陌生人一个屋檐下,太不安全了。现在社会可乱的很,谁知道和你合租的人是不是在外面混的。到时候你倒是乖乖在家,人家成天的往家里招三教九流的人。出个什么事儿,还不是祸从天降啊。”荣石知道许一霖胆小,就想自己安安静静的,不爱那些吵吵闹闹,乱七八糟的人。看许一霖若有所思的样子,又再接再厉。

“你看,我这房间也空着。你就当租了我的这间客房呗。我就只是你的同屋而已。这又不是同居。我们一人一个屋,晚上互不干扰。平时一起吃个晚饭,看个碟。等于天天在约会啦。”说着又在许一霖的小脸上偷了一个香。

于是许一霖就这样住进了荣石的客房,当然还没过一个礼拜,单纯的小白兔就被拐进了主卧,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而现在,许一霖又坐在了客房的床上,耳边还在回响刚刚荣石的那些话。简直字字戳心。荣石居然以为他和别人有一腿!为此朝自己大发脾气,让许一霖觉得万分委屈。本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和秦迪见了面,许一霖还有点心虚,觉得有点对不住荣石,早知道就不趟这趟浑水了,直接让荣石给自己找个服装厂子,也就没后面的事儿了。可现在知道荣石居然这么看他,如此不信任他,甚至觉得这几年自己真心错付。

想到这,觉得胳膊的伤口又隐隐作痛,似乎也在提醒自己的不值得。

荣石这些年,饭局应酬,出差通宵,身边想要贴上的女人,也不是没有,但是自己从来没有过一丝的怀疑。他只会担心辛劳拖累了爱人的身体,心疼他周旋于那些口蜜腹剑。而现在荣石呢?在自己忙碌的这两个月里,原来他就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回来了没有满足他的欲望?

确实,在两人的这段关系中,许一霖都是那个更空闲的人。而荣石是那个更忙碌的人。常常是许一霖在家等着荣石回家,只要荣石有一点儿空,他就可以全身心的陪着荣石。而大四开始的这小半年,是他整个大学里最忙的一段时间。也因此有些冷落了荣石。

可是,这是原因吗?自己就该永远把所有的一切时间和精力都留给荣石差遣,即使累了,也要在床上伺候好他吗?那自己和那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男宠又有什么区别?

而此时,荣石还保持着刚刚的动作,站在餐桌边,边上是歪倒的餐椅,桌上是两碗慢慢冷掉的面,没有热气,胀干了汤水,死气沉沉的一大坨。客厅和餐厅是贯通的,现在空荡荡,冷清清的,似乎刚才的争吵什么都没有留下。但是明明耳朵里还是听到了,从客房传出来压抑的抽泣和纸巾从纸巾盒中抽出的声音。

荣石承认,在冲进包厢的那一刹那他是生气的,除了对秦迪屡次招惹的愤怒,对一霖也有一丝不满。如果他看到的是像上次那样,一霖在拒绝,一霖在嫌恶,他就不会有分毫的埋怨。可是这次呢?他看到两人相对而坐,气氛融洽的样子,这才真正烧红了眼。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一霖似乎并不是那个只会赖在他怀里的小孩儿,他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圈子,马上还会有自己的事业。他越来越能干,越来越闪耀,自己就快要藏不住他的光芒了。

他也知道,一霖毕业了以后,不论是去剧团还是自己做创作人,都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再也不是被象牙塔保护的孩子。即使自己可以给他铺路,让他进国内最好的剧团,或是包下CBD最好的工作室让他自己做演出。都不可避免,羽翼丰满的鸟儿会飞出自己的视野。曾经以为他可以护着他的爱人一世晴暖,让他永远依偎在自己的胸膛下,为他遮风避雨,却没想有一日,他的小孩儿也会挺身而出把他护在身下。为他流血,保他周全。

荣石当然是感动的,但是同时他也害怕,他怕他的小孩儿再也不需要他,不依赖他,不爱恋他,越飞越远,找到了更好的归宿而抛弃他。他那么的爱着这个男孩,爱他的浓眉,爱他的双眼,爱他撒娇时撅起的小嘴。爱他在台上婀娜的身姿,爱他成功时骄傲的神色。爱他坚持梦想的执着,也爱他不轻易妥协的倔强。

也是,既然自己爱的这个小孩儿这么优秀,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难道要折断他的翅膀,让他永别飞翔的乐趣吗?

无非是自己苛求了。面对这几个月来的变化,他没有来得及好好想一想。因为一个秦迪,让他为自己的慌张找到了借口。而今天一时冲动,说出的那些混账话,不知让他的小孩儿多受伤哪。

荣石又想起了一霖刚刚那夺眶而出的泪水,哽咽停顿的话语,转身逃跑的背影。恐怕这诛心的话,比身上的痛,更伤人。

荣石无法原谅自己竟然这样伤害了心尖上的宝贝。目光扫到茶几上的塑料袋,远远地辨认了一下,识出那是医院带回来的药。

“哎呀!一霖的药还没吃!”赶紧跑去厨房,用一霖专用的那只马克杯倒了一杯热水,在塑料袋里取了要吃的消炎药,来到客房门口。

之前是突然着急小孩儿还没吃药,这会儿来到客房门口,倒犹豫了起来。不知门里的人儿现在愿不愿意见自己。刚刚自己才犯下大错,现在又有什么脸去见他呢。

荣石一手圈着杯耳,捏着药盒,另一只手举起又放下,不知要不要敲门。这叱咤风云的荣石,商场情场,何时如此露怯过?

此时屋里的许一霖已经慢慢平复的心情,如果说刚开始他是委屈和不甘,那现在他觉得这次的争吵也许正是一个机会,让他和荣石可以重新审视这段关系。

没有一段感情是永远风平浪静的,暗礁永远都在那,只是这次他们狠狠撞了上去。

他清楚的明白自己爱荣石,非常爱。他并没有其他感情的经历,不论身心,人生的许多第一次都给了这个男人。他成熟稳重,他坚毅果敢,他血性柔情。许一霖不后悔和他相爱的日子。但如若荣石只是想圈养一只金丝雀儿,那自己恐怕也无法日日强颜欢歌。

许一霖现在突然不知道荣石是不是真的爱自己,他爱的是不是自己的内心和灵魂。

荣石从未对他红过脸,他也从没未冷淡过荣石。自己似乎习惯了爱人无尽的宠爱。而这宠爱是来源于自己年轻的容貌?还是柔韧的身体?还是闲暇时都能陪他逗笑的消遣。明年自己就要毕业了,每天也要上班,也许晚上也会要应酬。再也不会像现在有这么多时间可以陪在荣石的身边,他还会爱我吗?他还愿意无条件的宠爱我吗?

大哭了一场之后,饭店出来后也是滴水未进的许一霖,这时候,嗓子干的冒烟。起身想去厨房倒杯水喝。手搭上门把,也停了一下。却也没犹豫多久,就推门而出。



TBC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