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熊

【荣霖】转角遇见·大尾巴狼8END

{就是想写个情敌梗喂自己。沉迷楼诚一年多了。终于忍不住自己动手了。除了伪装者,并没有看过其他。一切信息都来自于楼诚衍生的各种文。OOC是肯定的。还望大家见谅。}

*人物设定*

许一霖:艺术学院大三学生,主修“传统戏曲演绎”(瞎掰)。学校cosplay社团一哥。和荣石自由恋爱,同居中。住在荣石的高档小区的房子里。

荣石:38岁成功年轻企业家。奈何富二代还又聪明又努力,所以年纪轻轻就霸道总裁。(怎么赶脚和老谭有点串)

秦迪=情敌哈哈哈好明显!


一下正文:


门外的荣石手正悬在半空,突然就被撞了满怀。

“诶!小心!”杯子里的热水被洒了出来,有几滴溅在手腕上,荣石被烫的龇了下牙。赶紧去查看许一霖,“快给我看看,有没有被烫着?”

许一霖一欠身,躲开了荣石的手。荣石这下心酸酸的,小孩儿真的气得狠了。

荣石向着许一霖又走了两步进到房里。这一人进,一人退,总是隔着几步的距离。

荣石没想到小孩儿就这么的躲着自己,他想过小孩儿会骂,会哭,可就是没想到是现在这副拒人千里的冰冷模样。

“你...的药还没吃。医生说不吃会发炎的。”荣石放软声音说道。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可别害的小孩儿又病情加重了。

许一霖仍是不看他,退到了窗边。

荣石干脆把水和药放在了床头柜上,“一霖...我...对不起,一霖。我错了……我一时冲动,说了不该说的话...对不起一霖...”荣石说完紧紧的盯着许一霖的脸,不敢放过任何一点表情。

许一霖停了好一会没有回答他,哑了嗓子,还带了一点鼻音说“你今天是很冲动...”他咽了一口口水,抬起头来,看着荣石接着说“但是,这些话并不是刚刚一时凭空想出来的,你早就有这个想法了是吗?”

“不!不是,不是的...”

许一霖没有听他继续辩解,接着说“我这段时间学校里真的很忙,没有太多时间陪你,但是我的心从来没有变过。”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许一霖的声音有一点颤抖。

“我知道...我知道,我信你....”

许一霖深呼吸一下,他心跳的很快。但是他还是想要把话说清楚,他怕过了今天,有许多话就说不出口了,就像刚刚,一看到那人的眼睛,听到他低沉的嗓音,自己就不由自主的心软,想要扑到对方的怀里寻求安慰。所以他只能不停的后退,和他保持距离,不要看他,才能勉强维持冷静。

“我20岁的时候遇见你,爱上你之后只觉得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此。我只简单地想,我要把自己毫无保留的,分毫不差的爱捧给你,我就能获得相同的回应。”

荣石第一次听到小孩儿如此直白的示爱,心里胀胀的,想马上也对他说,我也是这样的爱你啊!

“但是,我还是太天真,”许一霖接着说,“你爱的只是一个听话,好用的宠物,那不是我。”

“不!不是的!一霖我爱你!我爱你啊!”荣石听到从小孩儿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惊得赶紧上前,双手扶住许一霖的双肩,让他抬头看着自己的眼睛,生怕他不相信自己的话。

“我也许以后会为了排一部戏,彻夜通宵,无法回家。也许会为了演出,去别的城市,几天不归。也许会为了采风,去遥远的边疆数月之久。我都不能等你下班,不能陪你吃晚饭,不能......在床上伺候你......”

“许一霖!你说的什么话!”荣石气得发抖,“我不允许任何人说你这种话!你也不行!”他不明白,小孩儿为什么要说这样刀子一样的话来轻贱自己!“我从没有把你当过宠物!我也更没有!没有把你看做只是陪吃陪喝陪睡的工具!我爱你的闪亮的双眼因为它的主人有颗明亮温暖的心,我爱你温柔的笑语,因为它透着善良和真诚,我爱你挺拔颀长的身体,因为你坚韧自律的性格。一霖,我爱你。我为你的每一点成就而自豪,我希望你展翅高飞,又怕你飞走了不再回来。”

荣石看一霖不再推开自己,一把将小孩儿揉进怀里,像失而复得的宝贝,反复摩挲,轻声继续诉说“一霖,你知道吗,我多么希望看到你站在舞台上主演你自己编的剧本。我知道这是你的梦想,也是我的,在舞台上光芒万丈的你,就像我的太阳,驱散我心里每个角落的阴霾。每天忙着尔虞我诈,只有回家看到你,才能让我完全放松下来,我是多么的渴望和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所以我才会嫉妒那些抢走你的人,抢走你的事。”

荣石感到怀里的小孩儿轻轻的抽泣,从胸口挖出他的脸蛋,温柔的抹去他的泪痕,“但是,我保证我再也不会犯今天这样的错误了。我知道,我的宝贝现在也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小鹰了。但是我还是要保留,享有接受你撒娇和孩子气的一面。如果你在外面遇到了困难和挫折,一定要想到我,还有我永远百分百的支持和保护你,给你最安全和有力的臂弯。”

许一霖眨了眨眼睛,糯声“嗯...唔嗯”刚出声,就被荣石迫不及待的封住了嘴唇。荣石细细的濡湿他干燥的嘴唇,轻舔过每一刻贝齿,一触到对方嘴里灵巧的软舌便马上追了上去。

许一霖正当渴得紧,这会儿尝到互通心意的爱人,渡过来的甜蜜的津液,便犹如久旱逢甘霖般,纠缠上去拼命吸吮。

荣石少见小孩儿如此主动,加上久未亲热,又经历了两人刚刚剖白心意,情动心动身体也按耐不住的有了反应。两人如胶似漆的缠吻在一处,房里只听见啧啧的水声。

荣石挣扎着从情欲中剥离出一丝清明,提醒许一霖说,“赶快吃药,水...水要...凉了...”一边说话一边还恋恋不舍的在唇边啄吻,许一霖也是小舌勾出唇外,不放他走。

两人抱着已经蹒跚来到床边,荣石干脆扑倒了许一霖,一手捞过药片,一边继续舔吻,一边掰出一片药来,趁着双唇分离的一瞬间,用手指将胶囊推入小孩儿口中,然后含了一口温水,徐徐渡入爱人的口腔。待许一霖咽下药丸,嘴角一滴水珠顺着唇线没入耳后。

荣石也是口干舌燥,一路顺着水痕吻到许一霖的颈侧。他感到身下之人随着他的舌尖每一下挑逗都在轻颤,身下两处火热也早已相抵摩擦。便也不再为难自己,伸手一粒一粒解开了一霖的纽扣...

昨晚情难自己的两人谁都没想起拉上窗帘。幸好窗外正对着的是一片绿地公园,否则这一夜春光,被翻红浪就要叫人看了去。荣石先被阳光刺开了双眼,他低头看见背对窗口窝在自己怀里的小孩儿心里一片柔软。就像抱着他的小太阳,足以温暖他的余生。


END



第一次写还是很简陋。看老福特上那么多好文真是自惭形秽。

关于许一霖后来戏服怎么办?我也没有想清楚。大约就是荣石重新给找了服装厂吧,一切费用,荣石都大手笔赞助呗。学校当然也没有知道这场闹剧,因为秦迪公司的人也就是虚张声势而已。

总之只是一个脑洞而已。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