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熊

【黄曲|楼诚衍生】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OOC!!!

黄曲,我都没有看过剧,一切源于老福特的文。如有不当,还请见谅。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式微



“谁曾从丰裕跌落到贫乏,从高贵跌落到式微,那他对于世态炎凉的感觉,大概要加倍的深切罢。” ——茅盾


 

 

黄志雄手里还拎着酒瓶,歪倒在街角的墙根。晚归的人,远远看见他,也会绕开走。谁也不知道一个醉鬼会不会突然发疯。

军功章算什么?可以当饭吃么?可以。

在巨大的体育场接受人民的欢呼,看着放飞的白鸽,激昂的进行曲,举着话筒的人,衣着光鲜的用一种类似美声的方式在赞颂归来的战士。然而在方阵里,在制服下,黄志雄已经克制不住的开始颤抖了。耳边的喧闹渐渐变成了毫无章法的嗡鸣声。

他以为噩梦结束了。然而另一个噩梦才刚刚开始。

用命换来的钱,又去换成了酒,灌醉了余生,想要忘记过去。

即使他遇到了曲和,这个他觉得不一样的男人。他觉得,一切都不会变的。


战后关爱志愿者定时会来“帮助”他,他习惯了,知道怎样来回复这些关心。所以当曲和又一次在他身边放了一个餐袋,并拿走他的酒瓶时,他熟练地摆摆手“我没事,没事。”



一开始,曲和只是单纯的在异国他乡,不愿看到自己的同胞如此落魄。时常会关照这个流连在街区角落里的醉汉。他常常观察他,发现他并不像其他混混那样做坏事,也并没有什么“同伙”,只是天天醉倒在街头而已。他便越来越大了胆子,和这个能用中文说梦话的落魄男人搭上话。也算是一个孤独的人终于也找到了个伴。

直到有一天,曲和终于将这个人拽回家,让他洗了个热水澡,换上干净的棉T恤。这才发现,藏在阴影里的是一张如此英俊的脸,往沙发上一躺,又如此颀长。他静静的打量着已经昏睡过去的人,竟然有点脸红了。突然他就有一种莫名的心动。他觉得这么美的人,不应该这么糟蹋了,太浪费了。他应该有份工作,有位爱人,有个家。是不是没有人发现过他的魅力?也许我这么帮助了他,他会爱上我么?

曲和自顾自的想着,又觉得很荒唐。两年前和家里出柜,大闹之下远走他乡,日子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好过。不过这一切也都是意气用事的代价。即使如此,从丰裕跌落到贫乏,他也不后悔。毕竟这迟早会发生。也算是终于自己做了一回主,选择了自己的路。

而对面这个人,一开始只是无心之举,现在看来倒像是别有用心一样。他甚至开始想象两人一起采买,一起散步,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当天晚上曲和就做了一场梦,湿了裤子。看来真的是一个人久了,太寂寞了。曲和无奈的看着身下的狼藉,苦笑着想。

黄志雄在第一缕阳光撒进屋子的时候,就醒了。他已经太久没有在柔软的织物中醒来,以至于他以为自己还在醉梦中。但是当闭上眼睛,再睁开,还是一样的场景,安静,温暖,柔软。他甚至舍不得坐起身,怕真的把这个梦打碎。他就这样躺着环视四周,努力回忆发生了什么。直到听到有开门声,他回头,看见曲和站在卧室门口,头发乱着,T恤下摆胡乱的塞在睡裤里。逆着光,走向他。

“这是你家?”

“是啊。昨天我带你回来洗了个澡,我看你都很久没有洗澡了吧。我去做早饭,一起吃吧?”

黄志雄还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他觉得太过了。这一切太过了。一般来说,面对关心,他只需要接过递来的钱,或是面无表情的听完一长段苦口婆心的劝导。而这样的情形,让他几乎忘记了要如何应对。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这里的阳光,这里的绒毯,这里的温柔话语都不属于他。这些诱人的暖意只是陷阱,最后迎接他的只会是黑暗。

没有等曲和从厨房出来,他就逃走了。他不相信人,他信酒,人会变,忽冷忽热,表里不一。酒不会变,永远辣喉灼心,然后带走时间。

 


曲和并没有走,坐在他的身边,打开餐袋,拿了一个三明治,塞在黄志雄的手里,自己拿了一个,咬了一口“今天的蛋煎的有点老了……你也吃呀。”说着抓住黄志雄的手,将三明治送到他的嘴边。

黄志雄僵硬的张开嘴,机械的咀嚼。但是在食物咽下喉咙的一瞬间。他的眼睛闪过了一丝光。还带着一点余温的烤土司,绵软,裹着生菜的青涩味,一点点蛋白的弹滑。并没有咀嚼充分,有棱有角的挤过食道,梗得他眼眶有点泛酸。一定是太久没有吃到这么认真的食物了,唤醒了一些不可名状的情绪。

曲和看他吃了,开心的朝他笑了笑,眼睛都眯了起来,“味道怎么样?我自己做的。早上你没吃早饭就走了。”

黄志雄并不习惯这样的聊天,他只是继续一口一口的吃完手里的食物,一句话都没有说。最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背对着曲和,像是在犹豫,终于他微微转过头,轻声的说“谢谢。”然后就走进了黑夜里。

 

曲和站起身,收拾了地上的餐袋。起码我们已经一起吃饭了,很快我们就会在一起生活了吧。



TBC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