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熊

【黄曲|楼诚衍生】我们都是一样的人3

这篇隔得有点久了,上次写到大雄又想逃……


以下正文: 

“……又不吃饭就要走了吗?”

黄志雄搭上门把的手,闻声缩了一下,像被捉住现行的逃兵。他不敢回头,怕无法拒绝,更怕再拖延一刻,他就原形毕露。

“……不了,再见。”曲和看着那人,只用背影对着他,闷闷的说了句就拉开了门。

曲和赶忙上前两步,抓住他的胳膊,“我煮了好多,一个人吃不完呢。我还有支葡萄酒,我们开了一起尝尝吧。”曲和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想起,很久之前一个阿尔萨斯来的同事,送给他的一瓶白葡萄酒。

也不知道是酒留下了黄志雄,还是人,还是桌上的这锅暖汤。

“送我这瓶酒的同事,从西北来的,他们那产的白葡萄酒特别有名。这个‘雷司令’最配亚洲食物了,所以他特意送给我。”曲和一边说着,一边往临时找来的两个迥异的玻璃杯里倒酒,“可是我一个人在家,哪会专门做什么菜呀,还不是天天法棍,三明治。还一直都没机会喝呢。”

黄志雄抓过先倒好的那杯,直接仰头干了。

曲和看到了那握着酒杯的手指在颤抖。心中一紧,他病了。

当酒精顺着食道,一路烧到胃里,黄志雄才觉得真实。自己实实在在还活着。仿佛那股灼热瞬间就被五脏六腑吸去。好像一杯水倒进了沙地,马上无影无踪。不够!还要更多!他伸手直接抓住瓶颈,就往自己身边揽。

“等等……先吃口菜吧!”曲和同时抓住了瓶身,他只觉得这个人不能这么喝酒了,他生病了,这么个喝法,怎么行。

黄志雄一个发力,把酒拽过来,仰头就开始灌。

“诶诶诶!别别别!你别这么喝呀!”曲和站起身来抢那瓶酒的时候,已经半瓶没有了。

“你别管我!我只要喝酒,你给我就行了!”说着黄志雄依旧紧握着酒瓶,用手肘顶着曲和,又一个用力将人推出去。

曲和没料到他会真的用力。被推了个跟头。“啊!”

黄志雄喝了酒,感觉好受了些,但是这点酒还压根不会让他醉。看到人被他推到了,才突然后悔起来,自己果然犯了错。

“对不起……我……”把曲和从地上拉起来后,他终于把视线从酒瓶上挪开了,低埋着头,侧着身子,又懊恼又自责。

曲和看不清他在阴影里的脸,但能感觉到他终于有了些理智,不像刚才那般突然被酒精摄去了魂魄。曲和默默的把酒瓶拿过来,塞上了木塞,放在自己脚边的地上,然后轻声说“没关系,我们吃饭吧。”

曲和给两人盛了满满的两碗浓汤,法棍切片后抹了蒜香泥又烤过。番茄的果肉被炖煮得融散在汤汁里,裹着碎牛肉和已经透明了的洋葱丝,入口酸爽开胃。再咬一口外脆里绵的法棍,唇齿留香,暖心暖胃。黄志雄喝几口汤,再大嚼几口面包,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而曲和更喜欢将面包浸入浓汤,让那些蜂窝状的孔洞吸上一半的茄汁,牛肉番茄和洋葱会挂在面包的脆皮上,一口咬下去,绵脆相间,口感丰富。每吃一口,都想要眯起眼睛来仔细体味嘴里的五彩纷呈。

两人像是都饿了,一个吃的呼噜呼噜咔哧咔哧,另一个吃的安静又淡定。

黄志雄风卷残云的吃完了自己碗里的。开始偷偷的欣赏面前这个鼓着腮帮子,嚼嚼嚼却不出声的人。发现被人看着,曲和也不怯,回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嘴巴被番茄汁染得红红的,眼睛笑的挤出了褶子。也许笑容就是会传染,黄志雄感觉自己脸上的肌肉像不受控制一样被拉扯着,似乎也露出了一个不算美的笑容。这几块肌肉很久都没有动过了,他觉得很僵硬,很麻木,却又觉得很开心,像找回了什么失而复得的好东西。

“呵呵呵你终于笑了,我还以为你不会笑呢!一直都又冷又酷的样子。呵呵呵。”

在同一天,居然第二次感到了不好意思,黄志雄觉得这些都太不正常了。

“我叫曲和,是个大提琴手。”说完,曲和也没有问黄志雄,只是笑着看着他。

“……我叫黄志雄,是……我……现在没有工作。”



TBC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