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熊

【谭赵|楼诚衍生】【楼诚深夜60分】面试

快要过年了,无心上班……

撩撩撩的赵医生治愈了烦烦烦的谭大鳄。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面试



以下正文:

晚上的会议取消,赵启平得了空,也没着急回去。老谭说晚上反正家里没人,他就在公司加班。所以小赵医生就甩着手到盛煊来接人下班了。

 

走到门口就听到几个女同事在低声吐槽抱怨,刚刚谭总发了好大的火。年前总裁助理拿了年终奖就辞职不干了,现在大过年的去哪招人啊。来了几个面试的,又都不满意,今天本来有个初试复试都不错的人,约了晚上给谭总亲自看看,又放鸽子说不来了!

 

看来谭霸霸今天心情不好。

赵医生来的正(不)是时候。

 

咚咚

“进来。”

谭宗明面色不虞,声音都还透着三分余怒,头也没抬。

 

“谭总,听说盛煊在招聘总裁助理,我来面试。”

听到熟悉的声音,谭宗明立刻抬头,看到了意外的面孔,马上一扫阴霾。会心一笑,“哦?我现在确实是急需一位得力的助手,不知道这位先生是否合适。请坐。”

 

赵启平在谭宗明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请问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我姓……谭,叫……谭大鸟。”

“这么巧?我也姓谭,看来我们确实是有缘。”

“是呀。我daddy叫谭大鳄,不知道谭总认不认识?”

“恩。倒是听说过。不过……我们盛煊招人,不看背景,看能力。关键看你能不能干,干得怎么样。”谭宗明说着,靠上椅背,眯起眼睛,露出别有意味的微笑,更是在几个“干”字上咬得特别重。

“但是这干得好不好,光说可不行呀,还得看实练,要不今天晚上,谭总跟我回去,让我好好展示一下我谭大鸟的能力。”说着,赵启平伸出右脚,悄悄撩起谭宗明的裤腿,用脚背,轻轻的蹭了蹭西裤包裹下的小腿内侧。

谭宗明两膝一并,夹住作乱的脚,“可惜啊,谭某人是正经人,从来不潜规则。有什么事,我们就在这间办公室里办,就不要节外生枝了。”

“呵呵,”赵启平扭了扭脚腕,脚跟一提,从鞋子里脱出来,直接踩在谭宗明的膝盖上,并且五个脚趾慢慢往大腿上爬,“那当然也不是不可以。就怕我放了大招,影响您公司员工办公就不好了。”

赵启平有个习惯,不爱穿袜子。不论春夏秋冬,穿什么鞋,都是直接赤脚一套。所以总是能看到他露出光裸的脚踝到处招摇。这会儿,赵启平伸直了腿,绷紧了脚背,刚刚够到人的大腿根。往边上一扫!擦着布料踩在谭宗明的椅子边儿上。

谭宗明登时虎躯一震dandan一紧!操!小坏蛋!你要撩就好好撩!这要碰不碰的,隔着好几层布,忽略而过,似有似无,真是比头发丝落在耳朵洞里还要痒!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赵启平可不知道这些,他只觉得,怎么这总裁桌这么宽!他拼命够,都还没够到目标,差一点脚就要掉到地上了。还好扒住了椅子檐,才没有砸了招牌。

谭宗明忍无可忍,打开双腿,就听到一只空鞋掉在厚厚的地毯上的一记闷响。一只手探到桌子底下,一把抓住作案凶手……的脚。果然逮住一只微凉细滑的赤足。又不穿袜子!快四十的谭宗明就是个老干部。夏天都要穿棉袜,寒从脚起呐。任劳任怨给爱人套了无数次袜子,都被爱人在穿鞋之前给一脚踢开了。这下可要好好教训教训不听话的脚丫子。

赵启平本来就已经坐不稳了,被谭宗明一把攥住了脚,整个人往下一滑,差点跌到地上去。现在他两手撑着桌子,左腿曲着踩在地上,勉强还维持着坐着的样子。

谭宗明看他还在假装镇定,暗暗偷笑。手上开始揉捏起这只脚。大拇指轻轻从脚底心搔划两下,马上看到对面的人已经笑的破功了。

“盒盒盒盒盒盒……不要啦!盒盒盒盒盒盒痒死了痒死了!”赵启平再也撑不住,直往桌子底下掉。

谭宗明怕他摔到地上,放开了他的脚。赵启平两只脚得了自由,赶紧站起来,右脚用力跺两下,才解了痒。

“大鸟同志,怎么不坐着了?”

“谭总这的椅子不行,咬人!坐不住。”

“那这边的椅子好,过来做这张!”谭宗明坐着往后滑了一步,用手拍拍自己的大腿。

赵启平抿嘴一笑,光着只脚,一颠一颠的绕过桌子,一屁股侧坐在谭宗明的腿上。“恩!还是这张椅子好!难怪谭总坐的稳。又软又暖,还……带个把儿~”说着屁股在谭宗明的腿根中央磨了磨。

谭宗明“啪”的打了下作怪的屁股。“臭小子!再撩!现在就潜了你!”

“盒盒盒盒盒盒谭总着急啦~薪水还没谈好,就要潜规则,那我岂不是亏了。”

“薪水啊,当个助理么,月薪十万行了吧?”

“啧~十万啊……这是睡前还是睡后?”赵启平一手勾着谭宗明的脖子,一手隔着衬衫缓慢又色气的在他胸口画圈圈。

“当然是……税前。”

“哦~睡前十万,那我们睡了之后呢?”

这小子套路怎么这么多呢!谭宗明简直玩不过他!

还说什么,“那就睡过之后再说!”一把揽过后脑勺,狠狠的吻上去!

 

 

 

 

一直到盛煊的同事全部下班,加班的同事也全部走光,独独顶楼总裁办公室的灯却一直亮到深夜。

果然没有助理的谭总很忙啊……怎么干,都干不完啊……



END

评论(13)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