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熊

【凌李|楼诚衍生】冬去春来(一发完)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宿莽

萌楼诚,涨姿势啊!

问了一圈度娘终于搞明白了:

# 宿莽=水莽草=雷公藤=断肠草

# 喜湿,抗冻,有毒,有香气。

# 又指墓前杂草,古人也用它来形容人的优良品质。



以下正文:

昨天还暖风和煦,今天就寒风凛凛。2月的天,到底还是冬天。阴霾也笼罩着凌远的心,愁云不散。熏然已经转出ICU了,剩下的就是安静的等他苏醒,而这却像是一场不知终点的哑剧,他动情的看着,纵使心中百转千回,却只得鸦雀无声。

车开到了墓园,趁清明前,来母亲的墓前看看,也许等3,4月,然然醒来要陪着他复健,也没有功夫来了。

墓园的山坡,墓碑林立,就像摩肩接踵的集会,一场无声的喧闹,一座拥挤的荒山。风里裹着雨丝,愈发的冰凉。墓碑底下一圈,生了些枯草,凌远曲着长腿,蹲伏着用手拔除干净。间或夹杂了几株绿叶,挑出来放在手掌里,翻弄了几下。

“草冬生不死者,楚人名曰宿莽。”倒是生命力顽强的东西。像是自家的小狮子。

宿莽被带回了病房,夹在了床头的《飞鸟集》里。

每晚凌远总在床边给睡着的小狮子读一篇泰戈尔。之前他的熏然总说,“你的声音那么好听,要是再念首浪漫的长诗,用小姑娘的话说就是——苏爆了!”呵~什么乱七八糟的形容,如果真的那么苏,那我就念给你听,请你赶快苏醒吧。

到底是再固执的寒冬也敌不过四季的轮转。3月的草长莺飞,万物复苏。披着晨光,拎着小米南瓜粥踏进病房的凌院长,也不似上个月的满脸冰封,整个人都焕发着春天的气息。

“老凌!这是什么草啊?香香的!”李熏然看到凌远进来了,用力嗅了嗅,已经被夹的平整的宿莽叶子,一边放到嘴里想尝尝味道。

“诶哟!我的小祖宗!这不早饭来了嘛!能不能不要瞎吃啦!”凌远赶紧几步跨过去,夺下了那几片还残留着绿色,却已经明显失去水分的叶子。

“真的闻着香香的,应该是一种香料吧,为什么不能吃啊。”

“小笨蛋,这是雷公藤,又名断肠草。有毒的!不能吃。”

“啊?你在我床头的书里夹枝断肠草干嘛啊!老凌,你不会是怕我醒不过来,想不开了吧!”

凌远把保温桶里的粥分盛了两碗,放在小桌板上,又取出点心和小菜,曲腿坐在李熏然的对面。

“瞎想什么呐!有我守着,你敢不醒过来!这雷公藤是一味中药,有剧毒却也可以治病。在古代,它叫宿莽,特别坚强,经冬不死。古人用木兰和宿莽来赞美人的品质。”

“哦~我知道了!你就是夸我坚强呗~我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啊!不过下次你可别在书里夹只小强给我啊!”

“臭小子!”凌远用手轻拍了一下对面毛茸茸的脑袋,眼里却满是宠溺。

李熏然舔了舔嘴上的粥汤,咧嘴笑得一脸阳光。

你就是我的小太阳啊。你一笑,我的世界都亮了,每一天都是春天。



END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