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熊

【荣霖|楼诚衍生】你的初恋不是我所以她送的东西都要烧掉(上)

一个关于荣大脑袋吃醋的故事。取名废。

私设他俩刚恋爱,正是蜜里调油的恋爱初期。还没有同居。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在如此闷热的黄梅天,写一个大冬天的狗血故事。



以下正文:

许一霖租的一室户离地铁站有5站公交车的距离。当初为了能不和陌生人合租,他的预算,只能选了这间交通不那么方便的6楼老房子。之前每天上班都掐着点先坐公交再倒地铁,现在遍地都是小黄车小橙车,倒是方便了许多,下楼之后,直接骑着单车杀到地铁站。

就是最近的天又冷了,路过传达室的时候听到看门大爷的窗口飘出最新气象预报的声音“……今明两天将有新的一波寒潮抵沪……”许一霖缩着脖子,赶紧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副手套。

还好昨天把手套给找出来了,太明智了!

话说,昨天许一霖就两手轮换着插在口袋里取暖,一路单手骑车到家。一到家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手套。很多年没有骑自行车了,自然很多年都没有用过手套。依稀就记得好像以前夏禾送过自己一副,当时塞在箱子里打包搬出宿舍,现在也不知道塞在衣橱的哪个角落里了。

许一霖把手伸进已经褪色的蓝灰色的毛线手套,撑了撑,果然年代久了,虽然几乎是新的,却也失去了弹性。就像他和夏禾的初恋。在花季雨季的高中朦朦胧胧的开始,青涩的只有几个眼神,几次手指的触碰,放在现在几乎不能算是真正的恋爱,却因为高考后分道扬镳就不了了之了。现在再回想起来,倒不觉得这是爱情,只觉得这是一抹青春的颜色。手腕的接缝还绣着“班尼路”的logo。想当年这也是“名牌”啊,现在已经消失了。时光犹如浪潮不停的冲刷着生活,抹去记忆中的痕迹。但有些小物件又像是贝壳,小小一只却凝聚了整个故事,让人一下子昨日重现。这一路,许一霖回想着十年前的青葱往事,戴着手套,小黄车也骑的更加飘逸潇洒。

 

“这是什么时候的手套了啊,都松口了,还保暖吗?”荣石十分怀疑如此粗糙漏风的小手套是否能保护好他宝贝一霖的宝贝双手。这两天风刮在脸上就跟刀子一样疼。偏偏许一霖还要骑什么劳什子的自行车,原本十指削葱根,现在要变十根胡萝卜了!

“这手套挺好的啊,比光着手强多了,而且还小巧好放,不占地方。”许一霖咽下嘴里的萝卜炖羊肉,热气熏得一双眼睛水盈盈的,还冲荣石无意识的眨一眨。荣石被电得定住3秒才回过神来。

“喏~我给你买了副新手套,本来今天就打算给你的。明天你就用这副吧。”荣石从拿出一个纸袋,推到许一霖那边。

“这……这手套很贵吧!”许一霖看着纸带上的logo就知道价钱肯定不便宜。打开后,深灰色的手套泛着幽幽的皮质的光泽。拿起一只,把手插进去,里面又软又滑的毛毛,瞬间抓住手指的每一个缝隙,马上就要沁出汗来似的。

“再贵也没你的手金贵。这是他家今年新出的貂皮手套,最保暖了。你就别心疼钱了,要是你的手长了冻疮,那才让我心疼。”荣石低头又从砂锅里捞出两块羊肉,码在许一霖的碗里。

“我骑个自行车,戴这么贵的手套,也太夸张了。而且万一我不小心弄丢了,那不是亏大了。”许一霖小心翼翼的又把手套收进袋子里。还把袋子推远一点,生怕汤汁溅污了包装袋。

“不就是副手套么,丢了我再给你买。你就放心戴,别想太多。”

吃完晚饭,两人又看了电影,一对情侣约会该有的流程走到了最后。荣石开车送许一霖回家,站在楼下,还难舍难分。

“一霖,要不,你搬来和我一起住吧。你看你这里住着也不是很方便,你住我那儿,我每天早上可以送你去上班,你也不用吹风受冻的。这天气过几天更冷了,你住这小房子,也没个地暖,每天早上上班还那么不方便,我心疼。”荣石在暗夜的树影下,敞开大衣把许一霖包在怀里,又一次尝试说服许一霖搬来和他同住。

“嗯……我……现在还好,没有觉得很不方便。”许一霖在荣石的胸口闷闷的回应道。声音带着热度,震得荣石又麻又痒。他恨不得现在就裹着许一霖塞进车子,拐回家。但是他又不想强迫他,怕把怀里的小白兔给吓跑了。

许一霖确实是下不了决心。他现在刚开始工作,手头不宽裕,确实住的比较简陋。当然是荣石家里又宽敞又舒服。但是……但是这个比他大了十岁的爱人,太成功,太优秀,让他不敢一下子离他那么近。他总觉得一切来的太快,失去的也会很快,就像天上的烟火,绚烂却短暂。

到家后,许一霖就把荣石送的昂贵的手套,摆进了床头柜的抽屉里。这两天降温还会有雨雪,还是过几天再用吧。结果每天依旧直接抓起桌子上的旧手套,匆匆忙忙的赶出门,新手套安安静静的睡在抽屉里,除了收到的当天试戴了一下,就再也没有见过光。

 

当荣石再一次,再两次,再三次看到许一霖抓着又薄又旧的手套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终于是忍不住了。

许一霖难得一个周五准点下班,没有加班,结果却收到荣石得加班的消息。就背着包包,踩着单车去荣石公司等他下班了。进了荣石的办公室,看到他在电脑后面忙得没空搭理自己,许一霖就乖乖的躺在沙发上刷手机。其实许一霖一进来,荣石就知道了,但是一抬眼,又看到手里抓的并不是自己送给许一霖的手套,脸顿时就沉了下来。电脑屏幕挡住了黑着脸生闷气的爱人,偏还许一霖以为工作繁忙不便打扰。两人就这样共处一室,却没有一句言语。前几次看到许一霖没有用新手套,荣石都只是有点失望,或者稍微面露不悦。许一霖也都解释说,忘记啦,或者下次一定戴啦,没两句也就哄好了,面对小爱人的一张笑脸,荣石真的是一点脾气也没有。可今天本来工作就焦头烂额,一整天都忙得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晚上一霖宝儿要来陪自己加班,终于觉得要雨过天晴了。没想到简直是雪上加霜,更加堵得难受。

荣石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仰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意图平息自己的情绪。忽然感觉到肩头一双纤手拂上来,揉捏起僵硬的肌肉。

“今天这么忙啊?结束了么?荣大总裁日理万机,就让小的来给你捏捏肩吧~”许一霖调皮又温暖的话,就像镇静剂,荣石依然是闭着眼睛,没有说话,心里的火却已经减了三分。

“恩,差不多了,明天再来收个尾吧,我们还是先去吃晚饭吧。”荣石的语气透着疲惫,毫无生气。

许一霖在荣石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用欢快的语调说“那就收拾东西走吧,赶快去补充能量,我看你都累瘪气了~我先去下洗手间啊~”

荣石无奈的笑着摇摇头,看着掩门而去的背影,真是拿他没办法。视线落到了茶几上的手套上,荣石起身走过去,拿起那团织物,捏在手里若有所思。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他飞快的掀开沙发垫,把手套塞在了沙发里面。

“好了~我们走吧~”荣石站在沙发边,拎着许一霖的包,像在等他。许一霖丝毫没有觉察有异,接过包包,和荣石并肩走了出去。

 

第二天,许一霖一觉睡到了十点才醒。随便从冰箱里拿了牛奶泡麦片,一边对付早饭,一边和荣石打电话。

“这么早,你就在公司啦!不睡懒觉是对周末的亵渎……果然是老干部,居然那么早就醒了。”

“我是老黄牛,要起早贪黑的干活啊。……你是不是又吃冷牛奶泡麦片了!这么冷的天,对肠胃不好。”

“嘿嘿~我就随便吃点东西,过会和你去吃大餐啊。”

“好啊,我就快好了,等我电话。”

许一霖喝完最后一点牛奶,舔舔嘴唇,把碗用水一冲。准备去把一周的衣服给洗了。家里转一圈把所有要洗的东西都捡在手里,兜兜转转想着把手套也洗了吧,然后就收起来,换荣石送的新手套吧。结果转了3圈都没看到那副旧手套的影子。昨天晚上去荣石那儿明明还戴了的啊。肯定是落在他办公室了。

 

“是不是你把我手套藏起来了!”一开始许一霖只是打电话让荣石看看办公室里有没有他的手套。结果荣石闪烁其词,要么就敷衍的回答他没有,要么就一个劲的跟他说没了就没了,正好戴新的。许一霖马上就琢磨出味道不对了。分明是荣石捣的鬼。

“我不是送了你一副新的么。那副破手套你就当丢了。你也别想着了。”荣石本以为许一霖找不到旧的,自然就戴新的了,他再也不用生一副手套的气了。结果没想到许一霖一个电话打过来,心急火燎的就问手套是不是在他那儿。逼着他马上在办公室里给他各处找。本来手套就是他藏的,他当然知道在哪里,但是他就是不想给许一霖。

“什么叫“当”丢了啊?到底丢没丢啊!肯定在你那儿,你等会把手套带来还给我。”

“手套不在我这,我扔了!”荣石没好气的说。

“你!你干嘛扔我东西啊!你凭什么扔我东西啊!”许一霖顿时提高了声音,他的震惊大于了意外。

“什么破烂玩意,你天天当宝带着,有必要吗!你不舍得扔,我帮你扔。”

“荣石!那是我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处置我的东西啊!那还是夏禾送我的呢!再破再烂也轮不到你扔!”

……

电话两边的人都沉默了,一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被气得不知该说什么。另一边是处在暴风雨前的宁静。原来是别人送的。“别人”送的宝贝。自己送的压根轮不上,没资格被使用。别人送的宝贝再破再烂都如数家珍,自己送的金山银山在他眼里也是不值一毛!

许一霖气呼呼的按掉了电话,他从来没有和荣石吵过架红过脸,现在胸口还一起一伏的,手指还发颤,他实在是不能理解,荣石为什么要这么做。

荣石看着手里黑了的屏幕,脸色比屏幕还黑。一张脸板着比外面的西北风还冷。

 

TBC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