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熊

【荣霖|楼诚衍生】你的初恋不是我所以她送的东西都要烧掉(下)

荣石把邮件都发了,工作都处理完了。合上电脑,却不知道现在要干嘛。本来想着中午带小一霖去吃那家刚开的网红牛排店的。现在什么心思都没有了。他瘫在转椅里,看着虚空的一点出神。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自从遇到了许一霖,像是倒退了十年,变成个愣头青了。患得患失,瞻前顾后,一时甜蜜幸福的乐开花,一时又因为他的一点小事着急上火。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摘给他,见不得他受一点委屈,皱一下眉。本来送手套这事儿,就是想图他个开心,既然自己不能开车接送他上下班,那就给他送份温暖。结果,送出去了就有了期待,盼着他能用上,这一次次的希望落空,像个撒憋气的小孩,背着人搞这种小把戏,真是幼稚。最后两败俱伤,不欢而散。无非……无非我爱他,只是他没有那么爱我罢了。

许一霖在家里气得不行,洗衣机都滴滴滴的叫了,一缸衣服洗完,他都气饿了。把衣服都晾好,套上外套,抓着包下楼去觅食。决定去最近的巴黎春天,下个馆子,吃点好的,不然没办法排解郁闷。等下了楼,扫了二维码,才发现,没拿手套!再一想手套被扔了!又气不打一处来。跺了一脚,蹬上车,绝尘而去。

吃完饭已经是下午3点了。许一霖又晃到顶楼的汤姆熊,买了一把游戏币,直到发泄完所有的力气,才出来。商场里开了暖气,许一霖又是投篮又是枪战又是赛车,玩得一身热汗。不过倒是舒爽了很多。一出商场发现天都黑了,一路小黄车又飙回家。

一吹冷风,贴着身的热汗仿佛都冻成了冰渣渣,等到了楼下落锁时,许一霖已经浑身哆嗦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了。

“怎么感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马上一双温暖的大手就包裹住被风吹得冰凉的双手“手套也不戴!这么冰!”荣石已经在楼下等了许一霖一个小时了。这大半天都没有一点消息,想着还是过来看看他吧,可人也不在家,就干脆在楼下当起了望夫石。

许一霖被捂着手觉得暖了许多。可这提到手套就心里不舒服。默默的就想把手抽出来。

荣石看他不说话,还要从他的手心逃走,心里也不是个滋味。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团手套,塞进许一霖的手里,然后放开了他。退后了半步,淡淡的说“我没想到,你宁可挨冻也不愿戴我送的手套。我真羡慕送你这副手套的人,你心里有他,他对你那么重要,而我…什么都不是。我…是我自作多情了……”

说完,荣石就转身离开了。

许一霖还愣愣的看着手里的东西,不是说扔了吗?又找回来了?怎么…怎么回事?怎么就心里没他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荣石的车已经一个转弯开走了。

许一霖从一楼爬到六楼的时间就想明白了。荣石之前就是唬他呢。而现在东西失而复得,他却高兴不起来。荣石误会他心里有别人,不喜欢他了。

一到家,许一霖把旧手套随手丢进了脏衣篓,然后赶紧把貂皮手套请出来,去了包装,摆在门口桌上最显眼的位置。下次出门一定戴!一定不会忘记了!

许一霖摆弄着手机删删减减,一条微信编出朵花来都没有发出去。最后还是简单的打了句“我下次一定戴你送的手套...”然后还拍了张照片,是手套摆在桌子上的。生怕荣石不相信他。“我再也不戴其他手套了,只戴你买的...”

过了很久,还是没有回应。打个电话吧,“嘟.嘟.嘟.嘟...”没人接。荣石你听我解释嘛!你接接我电话吧!许一霖急的在屋子里转圈,又播了两次电话,直到机械的女声响起。委屈的眼眶都红了。哼,你会到我家楼下来堵我,我也可以去你家找你!看你理不理我。

荣石一身颓丧的回到家,把手机扔在沙发上,远远的看到屏幕上有几条微信,好像有一霖发来的信息,又在说什么“下次”,“一定”的话。但是他不想点开看,他从来都不想逼许一霖做什么事,只要他开心就好。现在即使许一霖再作这样的保证,他也觉得毫无意义了。即使看到手机屏幕又亮起来,一霖宝的名字闪闪烁烁,手机焦躁的震动不停。他也没有去接起电话。只是转身去浴室想要冲个热水澡,把今天的一身挫败与伤心都洗刷干净。

等躺到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却毫无睡意。歪头看看钟已经十一点了。安静的夜几乎能听到自己孤独的心跳。

嗡~嗡~嗡~嗡~被遗弃在客厅的手机又不死心的响了起来。

荣石认命的坐起来。也许还是应该听听他怎么说,不然,他岂不是要打一夜的电话。

终于在对方马上就要挂断的一刻,接起了电话。

“喂?这个手机的主人你认识吧?”

“啊?认识。怎么了?”

“现在他在曙光医院急诊,车祸。你过来一趟,或者通知他家属。”

“什么!我现在就过去!”

荣石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在家居服外面披上外套就往外冲,又急急忙忙回头拿好皮夹手机钥匙。再一路小跑着去开车。

怎么大半夜的跑到外面来干什么!怎么就出车祸了!真是!好好的怎么就送医院了!荣石心急如焚,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冲进急诊室拉着人就问许一霖在哪。

“噢,刚刚120送来的那个啊?在观察室。你先过来把手续办一下,去医生那再开个单…”

荣石把所有手续办完,费缴清,又拉着医生问够了情况,终于轻轻的推开了观察室的门,撩开许一霖床位的帘子,看到自己的小爱人挂了彩恹恹的陷在白色的病床里。心都碎成一瓣一瓣的了。

许一霖听到帘子的声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你来了?”

“别动别动,”荣石赶忙蹲下身子,不让许一霖抬头“你是要心疼死我啊,医生说你右脚扭伤,轻微脑震荡,现在感觉怎么样?”荣石轻轻的抚着他的头发,另一只手撑着床沿。

“有点晕,还有点想吐...”许一霖也被吓得不清,见到了荣石才终于安心了下来。不由得声音带着撒娇,他伸出一只手,去勾勾荣石撑在床上的手指。荣石马上翻手握住,用拇指安抚的摩娑着。

“我戴了新手套,”许一霖说着抬眼瞄了瞄床头柜,上面放着那副貂皮手套,“可惜第一次戴就摔了个跟头,有点擦坏了……”许一霖声音轻轻的,说完还瘪了瘪嘴。

“你…你现在还管什么手套啊。小傻子!让我看看你的手擦破了没?”荣石小心的翻看许一霖的两只白净的手,还好手套厚,冬天衣服穿的也多。没有直接磕到皮肉。“你大晚上的到哪里去啊,就不能等明天再说嘛?”

“我,我想去你家找你的。都快到了,就在你们小区门口的十字路口,一辆电瓶车突然冲过来…”许一霖看荣石脸色不好,声音也渐渐弱下去了。

荣石听到这懊悔得恨不得把那副手套给吃下去!让你不回信息!让你不接电话!让你为了个破手套跟一霖置气!难怪救护车会送到离他家这么近的医院。原来一霖就在他家门口出的事!

“对不起一霖!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怪我不好!”荣石把脸埋在许一霖的手掌里,他简直不能原谅自己,都是因为自己,一霖才会受伤。“我不该对你发脾气还不理你的…”

许一霖觉得现在的荣石就像趴在他手下求安慰求抱抱的一只大狗,又自责又委屈,哪里还有一点霸道总裁的样子。许一霖笑着动动手指,摸摸荣石的脸颊,“没事了,没事了,你看我这不也没什么大问题吗?两小时后没有其他异常就可以走了,就是我的脚现在走路有点困难,要麻烦哥哥等会背我上六楼啦~”

荣石亲亲他的掌心,抬起头来,“你这样还要住六楼啊!你一个人在家怎么办?不行!你等会就去我家,你的脚好之前都不许走!”荣石怕许一霖再拒绝,马上又换上诚恳的语气“就当让我赔罪吧,好不好?让我给你端茶送水,伺候你,直到你养好伤,好么?”荣石说完就这么近近的,静静的看着许一霖的眼睛,紧张又忐忑的等待他的回答。
“……那…那好吧,我一个人确实不方便…但是!我的脚一好,我还是要住回去的!”
“没问题没问题!你现在先来,以后…以后再说再说…”毕竟先把媳妇儿拐进门,以后还走得了么?

折腾了一夜,一个人出门两个人回。荣石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一天,但是觉得无比值得,除了那些伤痛他宁愿是在自己身上。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的荣石从来没睡过这么久的懒觉。睁开眼睛,爱人的睡颜就在枕边,连阳光都是甜的。

悠悠转醒的许一霖,看到眼前的大脸,一时还不适应,害羞的扭过头去。荣石没脸没皮的蹭过去,伸手垫在爱人的脖子下面,把人揽进怀里。

“一霖,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所以…你能告诉我,夏禾是谁吗?”

“……是一个高中同学。”

“男生女生?”

“女生。”

“那副手套呢?在哪?给我,让我烧了!”

许一霖锤了下荣石的胸口,“讨厌!”



END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