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熊

【凌李|楼诚衍生】白斩鸡好好吃(上)

设定说明:

凌远,院长人设。

李熏然在鲜花案后,长期休养。利用自身搏击技能,在某健身房当搏击操课老师。每周带两次团课。锻炼身体也放松心情。

凌李已互通爱意,同居中。

没有看过原剧,一切认知皆来自于各位太太的文。

OOC见谅。

 

上(舔耳朵杀预警)

遇上李熏然有课的日子,凌远总是尽量来接他回家。刚刚大伤初愈的爱人,总是让他牵肠挂肚。虽然这点运动量对于这头小狮子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当他又看到李熏然和那个皮肤黝黑,肌肉壮硕的寸头男有说有笑的时候,又有了小情绪。他明明都看到那个男人眼睛里喷射出噼里啪啦的电光了。李熏然还毫不自知的和人家那么热络。偏偏提醒了自家爱人,他还不以为意。真是让人好气。

“老凌!你来啦~你等等我去拿包噢。”李熏然像是感受到了熟悉的目光,回过头来看到了凌远,欢快的跑进更衣室去取柜子里的运动包。

肌肉男继续站在饮水机边,接了半杯水,淡淡的飘出三个字“白~斩~鸡…”

凌远突然有点怀疑自己的听力,收回追随背影的目光,扭头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捕捉到了声音的主人,半个还没收回的白眼。

刚刚这个人是在侮辱我吗?!你直勾勾的盯着我的熏然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凌远瞪着眼就要跟那人理论。

这时候李熏然把运动包一把甩在肩膀上,从背后潇洒的勾着凌远的脖子“走吧~回家啦!好饿呀!”

说话间,挑衅的人就走过拐角看不见了。

凌远一言不发的跟着李熏然上了车。李熏然立刻就感觉到了凌远的低气压,平时老凌都会关心的问他今天上课怎么样呀?宵夜想吃什么呀?今天却异常的沉默。眼珠子一转李熏然就知道为什么了。肯定是又看到自己和Beef聊天,吃醋了。

Beef真的很搞笑也很热情,人人都爱听他吹牛,然后互相损两句。他原名叫刘南,然后大家就给他取了个绰号叫Beef。反正健身房的老师们都要叫英文名,就像李熏然叫Lee一样,随便取的。跟理发店的小弟都叫Tony、Allan、Andy一样。

李熏然在副驾上坐好,凑到凌远面前,嬉笑着说“今天晚上我的面里给我加个糖醋荷包蛋!某人的醋坛子又翻啦~”

“跟你说,离那个人远一点,你没听到吗?我现在就是明确跟你说,那个家伙对你别有用心!”凌远还是没好气的提高嗓门说。

李熏然悻悻的靠回自己的座位这边,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小声嘟囔“不就是聊个天嘛谁都和他聊天的……凶巴巴。”最后三个字像是带着委屈,软绵绵的。

凌远想说,那个家伙居然讽刺我是白!斩!鸡!明显就是要开始抢人了!但是他又觉得这么说出来,就像跟家长告状的小孩,真的很弱鸡。话到嘴边,咽了下去。脑子里却是满屏的弹幕,唇枪舌战了起来。

李熏然第一次打哈哈失败,第二次撒娇又石沉大海,没有回应。干脆也不出声,扭头看着窗外。

就在这样尴尬的沉默中,一路开车到家。等车挺稳的时候,凌远脑子里的弹幕终于慢慢消散,冷静了下来。熄火,下车。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电梯,李熏然全程冷漠脸不看凌远。虽然凌远好几次偷偷瞄他,也只看到了侧脸和后脑勺。

开了门进玄关,凌远主动接过李熏然手里的包,摸到几根凉凉的手指。“今天早上叫你带围巾出门,你怎么不听啊!今天降温了,冷了吧!手这么凉!”

李熏然听到这话,抽出手来,故意把拖鞋踩得吧嗒吧嗒响,重重的坐在沙发上,抱着靠垫“你就说我!说我!说我!我最不听话了!你不耐烦了,意见大了!我耳朵坏掉了,我就是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

凌远看着小狮子一撅一撅的,撒憋气的样子,就知道小孩儿这是在说“快来哄我!快来哄我!快来哄我!”凌远无奈的笑了笑,走过去坐在气鼓鼓的小孩儿身边。

凌远张开双臂,把李熏然整个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耳朵,“哪只耳朵坏了呀?是这只吗?那只能让凌医生来好好检查一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凌远在李熏然的耳朵边,呼着热气,声音越说越低,最后居然犯规的用上了气音。

李熏然觉得他的左耳都要中暑了,真的要坏掉了。突然耳朵就被一团温热衔住了。李熏然大气不敢出,整个人就像被葵花点穴手定住了一样。

凌远知道李熏然的耳朵最敏#感了。他用嘴唇包住牙齿,轻轻的咬住这只已经热起来的耳廓。从上到下的咂摸了两回,每咂一下还断断续续的在说“嗯…耳廓…没有…问题……”

天知道李熏然现在两只耳朵就像喷气火车一样,呜呜的喷着蒸汽,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凌远咂摸完了,含住了底部的耳垂,圆圆的,润润的,软软的,弹弹的。凌远用舌#头不断包卷着这枚肉#粒,用口水濡湿了耳垂上每一根毫毛。还又轻又快的用牙咬了一下这个又美味又让人舍不得的小东西。

“呃!”李熏然被这计轻磕惊得一跳。

凌远马上又用柔软的舌#尖抚慰刚刚被轻咬的位置。等逗弄够了这个小家伙,恋恋不舍的又用湿润的唇吻了吻,此刻已经红得熟透了的可爱的耳珠,轻声说“耳垂……也没问题……”

紧接着灵巧的舌#尖就探入了曲折的耳轮。

李熏然再也憋不住气,发出了难耐的#口#申#口#今。像是溺水的人终于重新获得了空气一般,#口#申#口#今中胡乱的夹着喘息声,像是急切的在寻求氧气。

凌远依旧不疾不徐的,慢慢沿着蜿蜒的跑道,用舌尖探索幽深未知的终点。从最外面的一圈开始,每一颗味蕾都在品尝颤抖的滋味。而每一颗味蕾的弹奏都放大无限倍的击打在李熏然的鼓膜上,震得他脑袋发昏,手脚瘫软。而这舌尖愈往里面绕,颤抖愈盛,喘息愈急,#口#申#口#今愈醉人。

李熏然之前拼命忍耐的时候,还紧紧攥着抱枕的角。现在皱巴巴的,被手汗阴湿的角落直愣愣的支在空气中,而随着放弃抵抗而肆意溢出靡靡之音的同时,手也滑落到沙发上,无力的垂在坐垫上,就像这具身体的主人一样,任#人#摆#布,无法自拔。

当那恼人又缠人的软#舌终于刺入了黑洞,就像模仿着某种#不#可#描#述的动作时的,伸缩挑拨。李熏然终于是喊叫着,挣扎着用手推拒环抱着他的胸膛。“不……不要……不要了远哥,不要了……好痒……不要了……”

凌远看身下的小狮子早已软成一滩猫咪,又可怜又可爱,抬手揉了揉又捏了捏刚刚备受煎熬的整个耳朵,对着它温柔的说“明天要记得戴围巾,听到了吗?如果再不好好听进去,明天再继续罚你!”

李熏然睁开了眼睛,迷茫的还找不到焦点,眼睫毛湿湿的,眼角也微红,像被欺负了一样。乖乖的点了点头。

凌远就这样温柔的看进他的眼底,无限缱绻。“还有,”李熏然稍微回了点神,同样也看着凌远的眼睛。

凌远接着说“还有……我爱你。我小气,我不愿意别人看到你的好,不允许有人觊觎我的宝贝。对不起……对不起,我今天对你态度不好,我只想自私的一个人独占你,我怕……我怕有一天因为我不够好,你会离开我……”

李熏然还没从刚才那波热烈的撩#拨中缓过神来,又听到爱人如此直白的告白,心里又甜又暖,直接吻上了这张让他又爱又恨的嘴。结束一个温柔又坚定的吻,李熏然同样用他还泛着水波的圆眼睛,注视着凌远,说道“我也爱你,我只属于你一个人,凌远。别人只能看到李同学,李景观、Lee教练,但是他们都没办法看到最坦率的我,最真实的我,最完全的我。只有你能看到,chi果果的,14卜挂的,毫无保留的我。”

凌远没想到能从这个嘻嘻哈哈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的人嘴里听到如此真挚又深情的话。紧紧的抱住怀里的人,狠狠的吸一口还带着淡淡牛奶沐浴香气的颈窝……

“那现在就给我看看chi果果的,14卜挂的你……”然后将李熏然完全的压倒在沙发上。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但是……我就是这个意思……”

“放开我!我好饿!……我要吃宵夜!……”

 

TBC

 

下回狗血预警,两发完。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