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熊

【凌李|楼诚衍生】流水的过去,你是现在和将来(一发完)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流水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

凌远把腌多鲜炖上锅,擦着手,循着声音,在卧室的地板上找到了盘腿而坐的小狮子。

“干什么呢?这么高兴?”

“哈哈,老凌,你看!这些可都是我的宝贝!”李熏然晃了晃腿上的铁盒子。一个有些年月的月饼盒,四四方方,边角有些磨掉了漆,却也没有生锈。

“什么啊?就是你的宝贝啦?”

“我过年回家的时候,从我床头柜里倒腾出来的。都是我小时候收集的好东西,那时候可宝贝了。”

凌远也挨着李熏然,曲腿坐在边上,翻弄起铁盒里的小玩意儿。水浒卡,奇多圈,拉线飞轮,木头小剑,玻璃弹珠,明星片,贴纸……还真是不少。倒是许多自己也眼熟的曾经见过的小玩具,但是自己贫乏的童年有那么多的可望不可及,哪里能奢望有这样一个小宝箱呢。不过能看出来,自己的小爱人,有一个丰富又美好的童年,不禁又欣慰又庆幸。看着手里把玩着这些怀旧玩具的小狮子,仿佛看到了天真无邪的小小然,眼睛不觉的就弯起了弧度,擎着满满的温柔目光。

“诶!老凌,你知道我爱上的第一个男人是谁吗?”李熏然突然用手捂着什么,咧着嘴大声问道。

“啊?”凌远还没从刚刚的暖洋洋的温馨想象中回过神来,就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我不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什么……你还喜欢过别的男人?!”

“噗哈哈哈哈哈!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是展昭啊!我小时候好爱他啊!每天晚上都要守在电视机前面看《包青天》。展昭超帅的啊!又帅!功夫又好!一身正气!无人能敌!”说着两只眼睛闪闪放光,一秒变成小迷弟的样子。

凌远顿时感觉干了一碗老陈醋。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爱人一脸迷醉的夸另一个男人三分钟不带喘气的。

“那时候你才多大啊!就爱!爱什么爱,电视剧里都是假的,不知道啊。”凌远嘴角耷拉着,用手去巴拉被李熏然遮住的东西。

“诶诶~你别抠,别弄坏了!”李熏然拿起手底下的东西,藏在身后,不让凌远看,“给你看,你可别笑我!”

“不笑不笑你。什么东西啊。”

“你看!我小时候,拿展昭的贴花纸剪开贴在我的照片上,把胳膊,手掌和身体剪开,分别贴在我的身边,肩膀上和胳膊上。就像他的手搭在我身上和我合照一样!哈哈哈!是不是很有才!强行同框,原始手动PS!”说着炫耀般的把一张照片塞到凌远的面前。

照片里的李熏然大概只有5,6岁的样子。圆圆的脑袋,圆圆的眼睛,站在一个石头上,双手叉腰,神气的很。边上别扭的站着一个穿红袍,戴黒帽的古装大侠,紧紧的贴着李熏然的小身子。一只手臂僵直的横在小男孩的肩膀上。手掌保持着并拢发功的手势,却是强行从手腕处断开,90度向下贴着男孩的手臂。冒一看,就像古装大侠搂着小男孩一样。

凌远的目光最后还是粘在可爱的小熏然的脸上,越看越喜欢。就是边上贴了个讨厌鬼。感觉这么可爱的小团子,我都没有抱过呢,好像倒真被这个异装癖给揩了油。

凌远把照片丢进铁盒里,“什么乱七八糟的偶像剧,误人子弟!”说完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就要走。

“诶?怎么就误人子弟了。要知道我最初就是因为展昭,我才立志以后也要做一个身手不凡,惩恶扬善,人见人爱的人民警察的!”李熏然追起身来,两只手吊着凌远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背上,一路拖着脚像人形挂件一样挪到厨房。

“那现在呢?还爱人家么?”凌远斜睨他一眼。

“嘿嘿~吧唧!”李熏然在凌远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口,“我现在有铁打的老凌,那些流水的妖精早就看不上啦!谁都没有我们老凌帅!谁都没有老凌厉害!”

凌远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哼”字。揭开锅盖,用勺子搅弄着奶白的汤汁,舀出了一点,用嘴吹吹。

李熏然已经从颈部挂件改为腰部挂件,双手环着凌远的腰,头搁在人肩膀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汤里丰富的货色。口水都要流到凌远的衣服上了。

“尝尝,味道怎么样?”

“吸溜~哈~真鲜呐!”李熏然就着凌远的手,喝了勺子里的汤,鲜得直咂嘴。“真好喝!但是怎么我刚刚还闻着一股酸味呢!”

凌远一偏头就看到小东西一脸促狭的盯着他笑。敲了一下面前光亮的脑门,没好气的说“是!我没有绝世武功,不能飞檐走壁,就只能洗手作羹汤,拴住某人的胃才能拴住他的心了。”

“嘿嘿嘿,你可以的!我看好你哦~”

“小没良心的!”

 

 

END

 

 

文章第一句就是小时候《包青天》的主题曲啊。《新鸳鸯蝴蝶梦》。暴露年龄啦!

我小时候真的好爱何家劲演的展昭啊!

我爱上的第一个男人是展昭,

爱上的第一个女人是白娘子!

用贴花纸给自己的照片手动PS是真的。小时候我姐姐给我做的。我真的是爱惨了!那张照片现在还保存着。


评论(12)

热度(33)